紅樓夢:林黛玉錯怪賈迎春了,尤二姐纔是她說的那種人!

  文/姜子說書

  青埂峯下一頑石,曾記幻相併篆文,月旨石見《石頭記》!

  榮即華兮華即榮,木石前盟西堂主,胭脂染就《紅樓夢》!

  聲能兩歌手兩牘,兩鑑風月兩生花!以詩傳史石上墨,誰識畫眉昭風流?

  女兒未嫁將未降,末世忠義明閨閣!先時名號通靈玉,來時姓氏原是秦。

  源爲二玉演二寶,慷慨雋逸作姽嫿,榮源寧演隱甄氏,《胠篋》《南華》續《莊子》!

  ——《石頭記》序

  紅樓一夢,還淚之說,只因絳珠仙子尚未酬報神瑛侍者灌溉之德,恩怨未清,故其五內便鬱結着一段纏綿不盡之意,始結此木石因果,以泄胸中悒鬱。

  《紅樓夢》故事裏,二木頭賈迎春不問累金鳳,只和寶釵閱《感應篇》故事,辜負了三姑娘賈探春的一番仗義執言的姐妹之情,林黛玉出言點評,同樣提到了另一種因果,且看她們怎麼說?

  迎春乃笑道:“問我,我也沒什麼法子。他們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討情,我也不去苛責就是了。你們若說我好性兒,沒個決斷,竟有好主意可以八面周全,不使太太們生氣,任憑你們處治,我總不知道。”黛玉笑道:“真是‘虎狼屯於階陛尚談因果’。若使二姐姐是個男人,這一家上下若許人,又如何裁治他們。”

  奶孃私自拿去的東西,送來她就收下,不送來她也不會去要,至於王夫人問起,能不能隱瞞遮飾過去,也全憑奶孃一家子的造化,看官聽說,二姑娘賈迎春這一番話,真真是無可無不可,不問人間是與非,只看眼前因和果。

  至於林黛玉的意思,再清楚不過,虎狼屯於階陛,虎視眈眈,性命之憂,賈迎春卻是一副“死生有命富貴在天”的豁達,以爲一切皆是因果循環,非人力可以扭轉,於是乎絲毫不肯努力,連掙扎都免了。

  說起虎狼,又不得不提大姑娘賈元春之死,亦是虎兕出於柙,導致龜玉毀,且不說何人爲虎兕,何人爲龜玉的話,想來二木頭與虎謀皮,一氣共商,便是伏筆感應,也不用姜子特地在此點明,賈寶玉做了幾個和尚,要替一品夫人馱碑,又何嘗不曾點破玄機呢?

  寶玉着了急,向前攔住說道:“好妹妹,千萬饒我這一遭,原是我說錯了。若有心欺負你,明兒我掉在池子裏,教個癩頭黿吞了去,變個大忘八,等你明兒做了‘一品夫人’病老歸西的時候,我往你墳上替你馱一輩子的碑去。”

  有意思的是,二木頭賈迎春最後還是不能豁達到底,及至明妃出漢宮,夏日的茉莉串花替去了春日的薔薇硝,二姑娘卻成了怨婦,再也沒法淡定談因果,只等來王夫人的一句:“我的兒,這也是你的命。”

  迎春哭道:“我不信我的命就這麼不好!從小兒沒了娘,幸而過嬸子這邊過了幾年心淨日子,如今偏又是這麼個結果!”

  林黛玉錯怪了二姐姐,卻也高看了賈迎春,書中倒有另一個二姐姐,被一個面龐身段和林黛玉不差什麼的尤三姐一通鍼砭,恰似林黛玉諷喻賈迎春一般,卻原來尤二姐纔是她說的那種“豁然葬身虎口而只認因果”的人。

  看官聽說,尤二姐沒了孩子,正不自在,夜來合上眼,卻見尤三姐手捧鴛鴦寶劍前來,感慨二姐一生吃盡了心癡意軟的虧,又說王熙鳳那妒婦是喫人不吐骨頭的虎狼,勸尤二姐將此劍斬了那妒婦,莫要白白喪命,你道認命慣了的癡人尤二姐怎麼說?

  尤二姐泣道:“妹妹,我一生品行既虧,今日之報既系當然,何必又生殺戮之冤。隨我去忍耐。若天見憐,使我好了,豈不兩全。”小妹笑道:“姐姐,你終是個癡人。自古‘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天道好還。你雖悔過自新,然已將人父子兄弟致於麀聚之亂,天怎容你安生。”尤二姐泣道:“既不得安生,亦是理之當然,奴亦無怨。”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面對“虎狼屯於階陛”遭遇的人是你,你又會作何應對呢?是像書中的兩個三姑娘,賈探春和尤三姐一樣,直面虎狼,大膽問責,仗劍怒斬,同歸於盡,還是像書中的兩個二姑娘,賈迎春和尤二姐一般,束手就擒、從容就死呢?一部《紅樓夢》,兩個二姑娘,兩個三姑娘,不同的選擇,不同的命運。

  本文資料重點引自:《紅樓夢》程高本、《脂硯齋全評石頭記》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