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劉一諾

編 | 黃志磊

美東時間6月3日,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之一的華納音樂正式登陸納斯達克交易所,發行價爲25美元,募集資金超過19億美元。這是華納音樂私有化後再度在美股上市,也是今年美股市場到目前爲止最大的IPO。

華納音樂旗下擁有Ed Sheeran、Bruno Mars、Cardi B等頂級明星,2019財年音樂唱片業務的收入達到38.4億美元,佔營收86%,另外14%的收入來源於音樂發行業務。

在華納音樂謀求上市的過程中,少不了老朋友的身影,華納音樂通過華納音樂(中國)持有部分騰訊音樂股份。

有外媒報道稱,騰訊擬向華納音樂集團投資2億美元,交易正在談判當中。知情人士表示,除了騰訊外,華納音樂還在積極尋找其他投資者,並計劃籌集高達18億美元的資金。

如果交易達成,華納音樂和騰訊將實現資產和合作全面深度綁定。

得版權者得天下

在版權合作方面,華納音樂只是騰訊的合作伙伴之一。

2014年,騰訊與索尼音樂展開合作,在2018年上市前,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還接受了索尼音樂和華納音樂現金代價約2億美元的入股。

今年3月,騰訊控股宣佈,由騰訊牽頭的財團已完成對環球音樂集團10%股權的收購,後者是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擁有Taylor Swift、Beatles和Lady Gaga等歌手的版權。

自此,全球三大唱片公司音樂版權不僅盡入騰訊囊中,還形成了資金上的結盟。

2015年,國家版權局下達最嚴要求,如果沒有版權授權,音樂平臺不能將歌曲上架,否則將被追訴。歌曲下架後,熱門歌手灰色的歌單又會讓用戶頻繁出走,輾轉於幾個音樂平臺之間。

版權就是音樂平臺的命脈。

版權授權費用高昂,讓許多音樂平臺運營商望而卻步,捨得掏錢的騰訊很快奠定了自己的優勢地位。

艾瑞諮詢《2016年中國在線音樂行業研究報告》顯示,從該年的國內市場音樂版權資源來看,以音樂文件爲單位的版權音樂歌曲數量爲1500萬首左右。

其中隸屬於騰訊音樂集團的QQ音樂、酷我音樂、酷狗音樂的版權音樂在整體版權音樂中佔比均達到90%以上,網易雲音樂的版權音樂歌曲量佔整體版權音樂的70%左右,阿里音樂的版權音樂歌曲量佔比較低,低於整體版權音樂的20%。

聯手撼動騰訊在版權方面的霸主地位,成爲其他從業者結盟的原因。

2018年阿里音樂和網易雲音樂進行了音樂版權互相轉授權。阿里音樂將滾石、S.M.、BMG等三家優質音樂版權轉授給網易雲音樂;作爲回饋,網易雲音樂則將天娛、華研國際等四家優質音樂版權轉授給阿里音樂。

2019年9月,網易雲音樂B2輪獲得阿里領投的7億美金,二者正式結爲盟友。

加速版權購買是網易雲音樂和阿里的共識。今年3月,阿里宣佈與太合音樂集團達成數字音樂內容合作,雙方將在音樂版權、IoT智能設備、在線K歌等領域開啓數字音樂內容合作新模式。

今年5月,網易雲音樂宣佈與少城時代達成版權合作,旗下藝人包括梁博、張碧晨等知名華語歌手。

前不久,網易雲音樂高調宣佈與華納版權達成戰略合作,此次合作達成後,網易雲音樂將獲得華納版權130萬首音樂詞曲版權。其中包括Katy Perry、Madonna等國際知名巨星,和李宗盛、蔡依林等衆多華語音樂人的詞曲版權。

然而,華納與網易雲音樂合作的僅僅是詞曲版權,錄音版權目前仍歸屬於騰訊音樂。騰訊若真的入股華納音樂,在版權方面的護城河優勢將進一步提升。

版權助力社交娛樂服務

騰訊音樂的收入主要來自兩大板塊:在線音樂服務,承載主體是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社交娛樂服務,主要包括全民K歌爲代表的直播業務。

在線音樂服務的收入來自會員訂閱服務、單曲和數字專輯銷售、版權轉售和廣告等業務;社交娛樂服務的收入則主要來自直播打賞。

在國內市場,騰訊擁有絕大多數頭部音樂的獨家版權,其他音樂平臺若想上架熱門歌曲,要向騰訊繳納版權分銷費用。騰訊音樂也曾表示,訂閱收費的增長難抵在版權方面的投入。不過,如果沒有版權在手,音樂平臺也將陷入被動。

購買版權給騰訊帶來了巨大的成本壓力,獨家版權的轉授費用也水漲船高。

2017年,由於178首周杰倫歌曲的版權問題,騰訊音娛將網易雲音樂告上了法庭。涉案歌曲屬於傑威爾曲庫,判決書中透露,雙方共簽訂了三次授權合同,由網易向騰訊支付鉅額的版權費。

傑威爾音樂授權給騰訊的曲庫共包含808首歌曲,一天就能給騰訊帶來將近5萬元的收入。華納音樂的授權曲庫歌曲量高達上百萬,照此計算,版權轉授收入相當不菲。

背靠版權,騰訊音樂也在試水語音廣告,向Spotify等國際音樂平臺靠攏。不久前,有QQ音樂用戶表示在聽歌中途被插入15秒左右的語音廣告,一些充值會員也未能倖免。

對此,QQ音樂迴應稱,這是在非綠鑽會員用戶中進行的個性化語音推介的小批量測試:根據用戶的聽歌習慣,用戶常聽的歌手發佈新歌后,用戶聽歌時,在兩首歌曲播放之間,可能收到一次該用戶常聽的歌手親自錄製的新歌語音推介。

其實,在騰訊音樂的業務版圖中,版權轉授和會員付費並不是營收的主力。2020年第一季度,騰訊音樂的在線音樂服務收入爲20.4億元,社交娛樂服務則爲42.7億元,後者是前者兩倍。

華映資本高級投資經理馬赫認爲,在疫情的催化下,線上的音樂節和直播模式逐漸被音樂人所接受,未來可能會成爲騰訊重要的發展方向。音樂直播將從UGC變爲PGC模式,版權的收入結構也會隨之調整。

華納音樂旗下有大量知名華語音樂人,獲取華納版權對於騰訊的在線K歌和直播業務有重要意義。在海量曲庫中,傳唱較廣的歌曲可以提升平臺熱度,網羅熱門歌曲可以加固優勢。

新文創戰略的重要入口

若想立足文化創意產業,版權是基礎中的基礎。

2018年,騰訊提出了“新文創”戰略。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表示,數字文化接下來的發展絕不是簡單地把文化進行數字化或網絡化,而是一種全新的文化生產和傳播方式,而“新文創”則是對這種還未到來的全新的文化生產和傳播方式的一次命名。

騰訊“新文創”戰略以IP構建爲核心,這種文化生產方式已日臻成熟。與此同時,騰訊旗下內容產業已經逐漸佈局了文學、動漫、音樂、影業、新聞資訊、長短視頻、電競、遊戲等多個內容產品形態。

音樂作爲內容產業的基礎元素,在打造IP的過程中,可以應用在遊戲、動漫、影視、視頻等多個內容形式中,能夠自由運用版權變得至關重要。

“流媒體平臺本身的品牌粘性很弱,用戶跟着內容走。留住人的辦法就是版權,所以一定要進一步鞏固版權,目的是獲得更好的人羣基數,只有擁有流量池,才能夠做好娛樂、直播和遊戲的變現,形成閉環。”馬赫說道。

藉助龐大的用戶基數,騰訊音樂能夠成爲“新文創”的引流入口,對於騰訊旗下的IP和作品的推廣都能起到一定作用。

“新文創”不僅是騰訊的戰略,打造IP和作品的理念也被其他競爭者踐行着。目前,國內多個主打視頻生產的內容平臺也在加強對音樂版權的投入。

今年4月,B站正式與索尼音樂娛樂達成戰略合作,索尼旗下曲庫MV都可以在B站觀看。與此同時,抖音和快手兩大短視頻平臺也在積極採購音樂使用權,不斷擴充自己的曲庫,爲音樂的內容生產和推廣鋪平道路。

各大內容平臺的廝殺已經不僅侷限於國內市場,IP和作品的出海是騰訊“新文創”戰略的下一步。在海外市場,TikTok和快手海外版Kwai、Zynn已搶佔了先機。

在馬赫看來,投資華納音樂可以推動騰訊的國際化進程。“不論是在國際市場還是在國內,華納音樂旗下的音樂人都非常頭部。華納音樂作爲全球音樂巨頭之一,能夠爲騰訊帶來宣發渠道和數據資源,便於騰訊旗下IP和內容日後出海。”

在日趨激烈的版權競爭中,僅僅購買已經不足以穩固行業地位,投資入股成爲騰訊青睞的結盟方式。華納音樂已經重返美股,根據外媒報道,騰訊的2億美元股權收購計劃還在洽談之中。

版權仍將是音樂平臺的命門,除了投資,音樂平臺還願意付出什麼?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