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獨家 | 騰訊內部人士爆與老乾媽合作多個環節有漏洞,卻沒人察覺

來源:財經十一人

文 | 劉以秦 吳瓊   

騰訊《QQ飛車》項目組已經被“保護”起來。項目組的每個人都被告知,不能對外透露任何相關信息,哪怕是面對騰訊的同事,有人問起,統一的答覆是:“我只是執行項目,不清楚具體的情況”。

至於那位洽談老乾媽合作項目的商務對接人,在騰訊內部的企業微信裏已經搜不出他的名字。“我確定他還沒有離職。”一位騰訊遊戲業務人士告訴《財經》記者。

老乾媽和貴陽警方的“反轉”公告,讓騰訊陷入了尷尬的境地。網友普遍認爲這是騰訊被騙了,隨後騰訊做了多次PR活動,包括在B站(騰訊持股13%)發佈小視頻,調侃自己“老實巴交”,發佈騰訊食堂裏的老乾媽拌飯圖片,懸賞1000瓶老乾媽徵求相關線索等,並未正面表態自己是否真的被騙了。

“在老乾媽發通告之前,騰訊都堅定地相信自己能贏。”一位騰訊人士告訴《財經》記者,“從來沒想過有被騙的可能性,不然不會選擇去法院。”

但事實顯然沒有朝騰訊預期的方向發展。“現在再怎麼抖機靈也救不過來了。”上述騰訊人士評價稱,另一位曾經參與過這次合作的人士則告訴《財經》記者,騰訊還在努力找線索,試圖挽回局面。

《財經》記者獨家瞭解到,騰訊與“老乾媽”的合作從一開始,就透露着各種詭異氣息,但參與其中的各個部門卻沒有一個人發現有問題。

千萬級別的項目,涉及商務、市場、運營、產品、法務、財務等多個部門和層級,每隔一段時間都要進行業務進展彙報。大金額的項目不會一次付款,通常會設置多個分期付款節點,每次延期也需要層層彙報。

直到最後決定去南山法院提起訴訟,也是“迫不得已”的選擇,通常情況下,客戶延期付款,項目組會盡量想辦法拖着。“實在是拖不下去了,纔會走法律途徑,這也是需要公司各個部門共同商議決定的。”前述騰訊遊戲人士說道。

但是直到貴陽警方發出通告前,騰訊卻始終沒有發現事有蹊蹺。

01 從一開始就透着古怪

首先,1600多萬的合作金額就不同尋常。多位騰訊遊戲人士提到,這筆合同金額很不合理。 

一位騰訊遊戲業務人士告訴《財經》記者,騰訊遊戲做了一系列的國潮聯名活動,老乾媽是其中之一,騰訊旗下的另一款遊戲《QQ炫舞》也與李寧有聯名合作。

類似這樣的合作,很少會有真金白銀的交易。雙方都是大品牌,通常會採取資源互換的方式,或是聯名商品的銷售提成,“也有項目會付錢的,最多幾百萬,不可能出現1600萬這樣的金額,騰訊的目的是吸引更多遊戲用戶,而不是通過合作賺廣告費。”

合作的成本也不高。“如果是一個製作非常精細的遊戲人物皮膚,需要100萬左右的預算,正常情況下,幾十萬就能做出來,邀請電競選手來幫忙推廣,多數時候也是不花錢的,除非是找特別頭部的選手。”騰訊遊戲人士說,如果對方真的同意支付1600萬,那就是天上掉下個大餡餅。

“大家談合作的思路都是,能不花錢就不花錢,能用資源置換的,絕不出真金白銀,像老乾媽這種高知名度的品牌,爲什麼要花1600萬在《QQ飛車》裏打廣告呢?”前述騰訊遊戲人士說道。

《QQ飛車》上線的老乾媽“聯名”元素包括人物服裝、道具以及一些遊戲臺詞等,設計並不複雜,大多是把老乾媽的logo直接放上去,“美術設計團隊肯定偷着樂了,沒遇到過這麼好說話的甲方。”

按照他的說法,從合作一開始,騰訊都以爲自己“賺大了”,談出了1600萬的合同,對方在活動推進的過程中,幾乎沒有提任何意見,一切都進展的非常順利。除了遊戲內的推廣,騰訊還組織了電競選手爲老乾媽“站臺”,這些都是常見的合作形式。

此後的項目推進過程中也有古怪之處。一位參與騰訊與老乾媽合作項目的人士告訴《財經》記者,,他當時沒有覺得哪裏不對勁,但事後想起來確實有些異常的地方。

與老乾媽的合作項目完成後,騰訊在2019年底開了一個總結頒獎活動,承辦頒獎活動的小組想把老乾媽公司的人請來現場參加,卻聯繫不到對方。

“別的品牌方,銷售都能要到聯繫人和聯繫方式,甚至直接把微信推給我們,就他們(老乾媽)壓根聯繫不上。”他說,“當時覺得有點奇怪,怎麼可能聯繫不上?以前也出現過品牌方有事不能來的情況,所以他們不來也沒有人深究。”

“確實會出現聯繫不上的情況,但你總能聯繫到他們公司其他部門的其他人,這麼大一家公司,怎麼可能一個人都聯繫不上呢?”前述騰訊人士表示不能理解。

另外,在合作開始之前,通常會要求對方先支付預付款,“不然是不合規的。”在不同的時間節點,都需要支付一定比例的合同金額,如果說活動邀請聯繫不上,沒有深究,可以理解,但催款時聯繫不上,就需要警惕了。

騰訊在聲明中稱,多次向老乾媽催款,但老乾媽稱,從未收到過騰訊的催款消息。老乾媽的官方網站上公佈了一個座機號,《財經》記者致電,有工作人員接電話,該工作人員稱她並不清楚此次糾紛的具體情況,一切以官方微信號公佈信息爲準。

“反正賬期是真的長,活幹完了,一直沒催到賬。”前述參與活動人士提到。由於上游沒有收到款,一些已經落地的合作項目,相關外部人員的報酬直至2020年年初尚且未能結清。

截至目前,騰訊與相關部門公佈的信息裏並沒有透露騰訊是否收到預付款。“前端營銷那邊有沒有預付款我不知道。流程走到我們這一步的時候,就是一個已經立了項的東西,前端已經走完了法務和合同等流程,我們負責和銷售過完細節,再給上頭髮郵件審批做不做,批了底下就幹。”這名知情人士說。

前述騰訊遊戲人士提到,簽訂的合同都會通過法務部門的審覈,通常審覈的目的是檢查有沒有可能對騰訊造成不利的條款,以及具體的資質。

顯然法務部門也沒有發現問題。

02  騰訊還想挽回局面

騰訊公司與老乾媽的糾紛還在發酵中。

6月29日,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發佈民事裁定書,同意原告騰訊請求查封、凍結被告老乾媽公司名下價值人民幣1624萬元的財產。

6月30日,騰訊公司稱,2019年3月,騰訊與老乾媽簽訂了一份廣告合作協議,爲老乾媽油辣椒系列在騰訊旗下游戲《QQ飛車》中做推廣,但老乾媽未按照合同約定付款。騰訊多次催辦無果,因此不得不依法進行起訴。

6月30日晚,劇情開始反轉,老乾媽稱並未與騰訊有過合作,隨後,貴陽市公安局雙龍分局發佈通告稱,“經我局初步查明,系三位犯罪嫌疑人僞造老乾媽公章,冒充該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簽訂合作協議,目的是爲了獲取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遊戲禮包碼,之後經過互聯網倒賣非法獲取經濟利益。”

這也是一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遊戲虛擬物品的倒賣在互聯網上很常見,一些稀有遊戲道具甚至會被炒到很高的價格。但是,《QQ飛車》的遊戲禮包並不算值錢,淘寶上的《QQ飛車》禮包價格在60—100元左右,單個禮包月銷量都低於100筆。

騰訊遊戲在與品牌合作時,都會推出限定的遊戲禮包。如果對方有實體產品,通常的做法是,當用戶在購買特定產品時,會獲得一個遊戲禮包碼,在遊戲中可以兌換。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遊戲禮包沒有成本價,不賣就不值錢,對後臺而言就是一行代碼。具體合作中給對方多少禮包,是《QQ飛車》項目組來定。”

前述騰訊人士稱,騰訊給《QQ飛車》定製的遊戲禮包中,並沒有稀有物品,賣不出高價,而且應該不會有太多人願意買。第三方數據公司QuestMobile數據顯示,《QQ飛車》在2019年6月時月活用戶是3452萬,同時期《王者榮耀》和《和平精英》的月活用戶都超過1.6億,騰訊旗下的另一款遊戲《歡樂鬥地主》月活是5188萬。

《財經》記者採訪到的騰訊人士都表示,想不通犯罪嫌疑人爲什麼要大費周章地騙取並沒有太高價值的遊戲禮包碼。

前述知情人士分析,看到貴陽警方的通告後,騰訊還在努力尋找線索,挽回局面。

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公司成立於1997年,創始人陶華碧一度被稱爲“國民女神”,早年的創業故事廣爲流傳。目前老乾媽食品公司的兩大股東分別是李妙行和李貴山,持股比例分別爲51%和49%,李貴山是陶華碧的兒子。

被騰訊列爲被告的還有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是老乾媽風味食品公司的全資子公司,陶華碧任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一位騰訊員工在朋友圈稱,“細心的網友不難發現,民事裁定書裏有兩個老乾媽的公司,但警方通報裏只談到了一家公司。”貴陽警方的通報裏只提到了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公司,

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薛軍告訴《財經》記者,這並不能說明什麼問題,“通常簽訂外部合作合同的是銷售公司,但現在誰也不知道騰訊當時的合同具體是怎麼籤的。”

不少人質疑騰訊“濫用公權”,未經嚴格審覈,就申請凍結老乾媽的資產。薛軍提到,騰訊採取的訴前保全,目前看來操作是比較規範的,如果弄錯了,給老乾媽造成了損失,裁定書中提到的兩家擔保公司需要承擔責任。裁定書中的擔保公司是新建前海聯合財產保險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與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

經常有人將在大公司工作,形容成是一顆螺絲釘,“當你是一顆螺絲釘的時候,你不會去深究這件事到底合不合理,接到任務,執行,就可以了,你以爲已經層層把關,建立了牢固的架構體系,但外力輕輕一推,可能就倒了。”前述騰訊人士說道。

騰訊與老乾媽的糾紛還在繼續,7月2日,深圳市南山法院稱,該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最終結果以合議庭的意見爲準;7月3日,貴陽市南明區人民檢察院稱,對此案高度重視,已經在第一時間指派檢察官介入,瞭解案情,引導偵查。

騰訊對《財經》記者表示,對此事沒有新的官方迴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