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Arm中國董事長首次迴應“奪權風波”:Arm無權罷免我

觀察者網·大橘財經訊(文/呂棟 編輯/尹哲)今年6月,Arm中國爆發的“控制權之爭”引發業界關注,涉事雙方各執一詞。僵持近半年後,事件中心人物——Arm中國董事長兼CEO吳雄昂也首次出面發聲。

11月28日,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吳雄昂就“奪權風波”接受採訪時表示,Arm與其中國合夥人厚朴投資,無權罷免他Arm中國董事長兼CEO的職務。

在採訪中,吳雄昂還否認其個人投資受益於Arm低價許可的企業存在利益衝突。他在爲自己的“奪權”行爲進行辯護時稱,Arm和厚朴都知道並支持他的計劃。

在此之前,吳雄昂名下一隻1億美元的投資基金所引發的“利益衝突”,被外界認爲是Arm及其投資方與吳雄昂產生矛盾的根源。

“罷免決議無效”

“從一開始就被討論並向董事會披露,我們得到了支持。”吳雄昂在談到他的個人投資基金“Alphatecture”時表示。

但《金融時報》援引知情人士報道,2019年11月,吳雄昂曾要求Arm中國董事會批准設立Alphatecture,但未獲通過。

隨後,吳雄昂私自啓動了該基金。

而觀察者網梳理髮現,Alphatecture成立於2019年7月,實控人爲吳雄昂((Allen Wu)),該基金旨在投資中國創新性的科技初創企業,尤其是與Arm技術相關的企業。

今年6月,Arm中國董事會突然宣佈以7-1的投票結果,罷免吳雄昂Arm中國董事長兼CEO一職。

當時,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報道稱,吳雄昂之所以被罷免,是因爲成立一家與Arm公司及Arm中國自有業務相互競爭的投資公司——Alphatecture。

這種說法似乎得到軟銀董事長孫正義、Arm公司CEO西蒙·塞加斯的證實。

二者在發給厚朴投資董事長方風雷的文件中表示,吳雄昂因爲違約問題、決定和建立Alphatecture基金被免職。

而吳雄昂在此次採訪中透露,他曾與厚朴投資達成一項協議,雙方必須在所有涉及Arm中國的重大事項上保持“步調一致”,因此投票罷免他的決議無效。

“這是我們正在努力解決的問題之一。”吳雄昂認爲,Arm中國召開董事會會議的程序不正確。

不過,厚朴投資的法律顧問表示,其與吳雄昂達成的協議並未涵蓋董事會決定。

Arm方面則稱,Arm中國董事會“確定需要更換領導層,我們相信很快就會達成解決方案”。

2018年4月,中方投資人與軟銀集團簽約成立Arm中國,合資公司由中方控股51%,其中厚安創新基金持股36%,Arm公司持股49%。

而厚安創新基金由中投公司、絲路基金、新加坡淡馬錫、深圳深業集團、厚朴投資與Arm公司共同發起設立,由厚朴投資負責管理。

隨後,Arm中國成爲中方控股公司,Arm公司爲第一大股東,目前持股比例稀釋到47.3%。

而吳雄昂是Arm中國第一任執行董事長兼CEO,2004年加入Arm,並在2007年出任中國區銷售副總裁,2013年1月升任爲大中華區總裁。

“作爲團隊領軍人物,Allen同大家一起做的每件事,都是爲了Arm生態和Arm中國有更好的發展。”在之前發佈的聯名信中,Arm中國團隊曾力挺吳雄昂。

“成爲英偉達收購Arm的絆腳石”

觀察者網注意到,雖然吳雄昂身陷“罷免風波”,但他11月5日仍以Arm中國執行董事長兼CEO的身份出席了2020年ASPENCORE全球CEO峯會並發表演講。

《金融時報》指出,Arm未能在實際層面上完成罷免,吳雄昂目前繼續擁有對Arm中國的合法控制權,這也將成爲英偉達400億美元收購Arm的絆腳石(stumbling block)。

吳雄昂擁有Arm中國16%的股權,成爲問題的癥結所在。

他認爲,自2018年成立以來,Arm中國的價值已經增長五倍,至如今的500億元人民幣(75億美元)。但他並未透露,是持有還是出售這些股份。

而在“奪權風波”發生時,正值Arm和英偉達準備向中國市場監管機構申請批准收購交易的關鍵時刻,該申請需要Arm中國的配合及相關數據。

《金融時報》援引知情人士稱,Arm和英偉達尚未向監管機構提交任何文件。其中一人透露,背後的原因是二者難以獲得合資企業的控制權。

2019年,Arm中國營收年增長近50%,佔到Arm全球IP業務的27%,2018年這一比例爲20%。

與其他在中國成立分公司的國外半導體公司相比,Arm中國的特殊性在於,它不是單純的“分銷處”,而是一家完全獨立的合資公司,自負盈虧。

“所有這些挑戰都可以解決……人們有不同意見是很正常的。”吳雄昂表示。

與此同時,3名知情人士透露,新加坡國有投資集團淡馬錫的全資子公司蘭亭投資已承諾向吳雄昂的個人基金投資5000萬美元。

報道指出,2019年,吳雄昂還曾聯合Arm中國董事會的兩名成員進行投資,其中一名董事會成員今年還尋求獲得Arm中國的投資。

“董事會里沒有人知道這些幕後的安排,”一名Arm中國董事會成員透露,“這裏邊有太多的利益交織在一起。”

《金融時報》拿到的融資文件顯示,吳雄昂利用在Arm中國的地位吸引投資者,並讓Arm中國員工管理該基金。

“吳先生在Arm中國的核心領導地位,可以確保我們的基金可以很好地獲得Arm中國的價值鏈資源。”文件中寫道。

吳雄昂則表示,投資合作伙伴是“我們行業的慣例”。

爲證明Arm瞭解他的計劃,吳雄昂還曾邀請外部律師Jason Cheng,簡要展示了一些明顯是來自董事會會議上的記錄。

這些記錄顯示,Arm公司CEO西蒙·塞加斯(Simon Segars)曾對該基金予以積極評價,Arm中國董事會還“批准”向吳雄昂的基金投資3000萬美元。

不過,一位接近Arm中國董事會的人士隨後提供了一份似乎相同的文件,文件中用筆劃去了“批准”一詞,代之以“有待進一步探討的想法”。

Arm方面稱:“Arm中國董事會建議吳雄昂探索設立基金的可能性,但Alphatecture從未獲得董事會的批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