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 楊漸

一紙限薪令,讓過熱的中國足球逐漸降溫,各俱樂部引援不再追求“一擲千金”的豪氣,而是注重性價比的“理性消費”。

新賽季轉會窗口開啓近一個月,但轉會市場上還是一片風平浪靜的景象,即使個別有所動作的球隊,對引援消息也是遮遮掩掩,反而是新援等不及自宣轉會或者對方俱樂部先一步官宣。而相比轉會市場上的平淡,另一邊各俱樂部大牌外教們也都紛紛選擇出走,乾淨利落地和中國足球說再見。

大牌教練紛紛撤退
土帥逐漸走上前臺

江蘇蘇寧主帥奧拉羅尤

1月25日,上賽季中超冠軍江蘇蘇寧俱樂部正式集結開啓冬訓,然而人羣中卻少了主帥奧拉羅尤的身影,負責帶隊的換成了本土教練曹睿和體能教練希波利蒂。對於奧拉羅尤的去向,蘇寧方面沒有迴應,但就在同一天,羅馬尼亞和阿聯酋媒體卻給出答案——奧拉羅尤目前正在阿聯酋迪拜,新賽季他很可能重回西亞聯賽。

奧拉羅尤在蘇寧的年薪是700萬歐元,在中超限薪背景下,他的薪水肯定要大打折扣。此外,蘇寧隊內最大牌外援特謝拉的出走,讓球隊整體實力下滑不少,對期待在亞冠賽場證明自己的奧拉羅尤來說,新賽季在引援和投入上蘇寧難以滿足他的建隊要求,離開也就成了更現實的選擇。

大連人前任主帥貝尼特斯

在奧拉羅尤之前,富力主帥範布隆克霍斯特、上港主帥佩雷拉、國安主帥熱內西奧、大連人的貝尼特斯等大牌主帥都因各種原因而離開。

之後,國安請來了比利奇接任,上港宣佈萊科上任,托米奇來到富力執教,這三名主帥除了物美價廉外,還有一個共性:均來自克羅地亞。

“克羅地亞教練齊聚北上廣”,也是金元足球大潮褪去的最好證明。首先,克羅地亞教練薪資符合中超俱樂部期望;其次,他們的執教水平全面均衡,算是中超球隊的“經濟適用型”。

與大牌外教告別後,本土教練也重新迴歸中超俱樂部的選帥視野。目前,新賽季的確認帶隊的土帥5位,分別是山東魯能隊的郝偉,武漢卓爾隊的李霄鵬,天津泰達隊的王寶山,長川亞泰隊的陳洋和青島黃海隊的吳金貴。加上正在與河北華夏幸福談續約的謝峯,新賽季本土教練有望達到6人,這個數字比2019賽季的3人要多出一倍。

相比外教來說,本土教練更瞭解中國足球和球員,而限薪的情況下,本土教練自然得到了更多與外籍教練“競爭上崗”的機會,但本土教練能否就此迎來春天,還要取決於他們是否能夠拿出足以服人的執教成績。

引援思路轉變
中超球隊熱衷日韓淘金

孫準浩自宣加入山東魯能

洋帥出走的同時,各俱樂部新賽季的引援思路也在發生着轉變。在無法用重金吸引大牌前鋒之後,投入較低的中後場球員成爲了中超轉會市場的香餑餑。此外,各俱樂部引援的目光也由五大聯賽轉向日韓、克羅地亞等更具性價比的球員市場。

率先行動的球隊是山東魯能,1月6日,韓國K聯賽上賽季MVP孫準浩自宣加入山東魯能,其轉會費不超450萬歐元,年薪150萬歐元,算是全北現代近年來向中超出售球員的最低價,畢竟相比此前的金基熙、馬爾康、金信煜等人,孫準浩不僅身價差了一大截,年薪更是縮水了一半。

當然,不只是孫準浩,上賽季K聯賽表現亮眼的球員幾乎都收到了來自中超球隊的報價。比如已經是自由身的K聯賽金靴儒尼奧爾,據悉目前他已經與長春亞泰談妥加盟事宜,只待官宣了。

K聯賽金靴儒尼奧爾新賽季加盟長春亞泰

除了韓國K聯賽,日本J聯賽也成爲中超球隊的引援目標。上賽季J聯賽收穫13球4助攻的巴西射手埃裏克,目前已經以250萬歐元的轉會費加盟長春亞泰。而上海申花則以轉會費不足150萬歐元、年薪不到1000萬元人民幣的價格,購入了大兩次當選J聯賽最佳中衛的克羅地亞人約尼奇。

此外,鹿島鹿角對的J聯賽銀靴射手埃維拉爾多、廣島三箭隊的銅靴射手萊昂德羅和橫濱水手隊的儒尼奧爾·桑托斯,都引起了中超球隊的興趣。

在日韓聯賽之外,克羅地亞等歐洲低級別聯賽也成爲了中超球隊的引援方向。上海上港就引入了克羅地亞聯賽奧西耶克俱樂部的的中衛邁斯托羅維奇,轉會費爲300多萬歐元。

縱觀近兩個賽季中超各隊的引援,來自南美、西亞、非洲以及部分東歐國家,有一定實力卻並不太出名的球員,成爲了中超引援的首選,而日韓等聯賽的優秀本土球員和外援,也頗受中超球隊的青睞。與此前年薪動輒上億的天價外援相比,這些外援確實性價比上佳。

一句話總結,在金元大潮退卻後,中國足球正逐漸迴歸理性。

本文爲錢江晚報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複製、摘編、改寫及進行網絡傳播等一切作品版權使用行爲,否則本報將循司法途徑追究侵權人的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