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時節,走在京郊大興的鄉村路上,一人多高的玉米莊稼密匝匝地一眼望不到邊,預示着豐收的好年景。今天的人們或許不知道,這裏在解放戰爭時期曾是對敵鬥爭殘酷、激烈的地方,是解放北平的前沿陣地。面對國民黨的瘋狂進攻、血腥屠殺,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軍民團結一心,捨生忘死頑強鬥爭,譜寫下平南反蔣武裝鬥爭的壯麗詩篇。

夏秋依靠青紗帳

沿着玉米地北邊的土路往前走,右手的行道樹後盡是草木蔥鬱的開闊地。走不多久,便可看到一個柵欄圍起的院落——長子營革命鬥爭紀念館。院落的西南方向,有一座松柏護衛的漢白玉墓,那是平南烈士田載耕之墓。他犧牲那年,只有19歲。

1945年11月,平南敵工部部分人員在大興太子務周夢胡家。

平南地區,泛指北平以南、平漢鐵路以東、永定河以北、廊坊以西的廣大區域,包括當時的大興大部,宛平南部,固安押堤區,永清查馬坊區,安次白家務、舊州及萬莊一帶,良鄉窯上區和涿縣碼頭區。全民族抗戰取得勝利後,侵略者被打跑了,但國民黨又回來了。捲土重來的國民黨收編漢奸、土匪武裝,破壞“停戰協定”發動內戰,對解放區人民瘋狂反攻倒算、血腥屠殺。中共大興縣、宛良縣的縣區幹部在國民黨軍據點林立、頻繁進攻的殘酷環境中,以人民武裝作後盾,採取廕庇精幹的方針,展開了艱苦卓絕的對敵鬥爭。

1946年7月26日,大興縣委派採育區長耿玉亭、區助理田載耕等祕密潛回被國民黨佔據的採育一帶,試圖隱蔽地進行恢復地區工作。當夜,他們住在了羅莊村。由於叛徒出賣,耿玉亭、田載耕被國民黨保安三大隊的七八十人包圍,他們頑強抵抗,彈盡受傷被捕。敵人對他們軟硬兼施,先是許以官職誘降,遭嚴詞痛斥後,便施酷刑,棍打、鞭抽、灌辣椒水、用火筷子燙、往手指甲裏釘竹扦,耿玉亭和田載耕寧死不屈。8月2日,被折磨得遍體鱗傷的耿玉亭和田載耕被敵人殺害於採育西大橋北側鳳河西岸。就在田載耕被捕的第二天,敵人抄了他的家,不久他的父親田久儒也被敵人殺害。

位於長子營革命鬥爭紀念館內的田載耕烈士墓

1947年5月5日,宛良縣委組織部部長華黎等人到東宋各莊開展反徵糧工作,被榆垡據點的國民黨保安隊一百多人圍堵在地道中。華黎銷燬文件,打傷鑽進地道搜索的敵人,後因藏身的地道被敵人砸壞坍塌,受傷被捕。敵人用鉛絲把華黎捆在擔架上,擡到榆垡據點,又當作“要犯”關進大牢。在獄中,敵人嚴刑拷打,軟硬兼施,他始終橫眉冷對,堅貞不屈。一年後,華黎在榆垡被國民黨殺害。刑場上,華黎高呼着“新中國萬歲”的口號英勇就義。

宛良縣委組織部部長華黎

華黎原名張青柳,改名意爲迎接中華民族的黎明。爲了迎接中華民族的黎明,無數黨的幹部前赴後繼地戰鬥在大興這個晉察冀邊區冀中區的最前哨,夏秋依靠青紗帳、冬春藏身地道中,積極恢復黨政組織,鎮壓倒算的反動地主,聯絡上層、瓦解敵軍,領導羣衆反抓丁、反搶糧。在頑強鬥爭中,他們有的歷盡艱辛,經受生死考驗;有的遇險負傷,經羣衆救護脫險,傷愈後又立即重返地區工作;還有的,像耿玉亭、田載耕、華黎一樣,壯烈犧牲。

華黎烈士墓位於海淀五一小學大興一分校南側,圖爲學校的學生在烈士墓前敬隊禮致敬先烈。

流沙地裏挖地道

平原沃野,無險可守,地道鬥爭是被敵人逼出來的智慧產物。平南的大興和冀東的順義一樣,都是平原地帶。大家都知道有名的焦莊戶地道,可平南盡是永定河氾濫淤積形成的大片沙灘,沙土地怎麼可能像焦莊戶一樣挖地道呀?您可能不相信,智慧的大興人民,真的做到了。

大興獨立營與國民黨騎兵師在永定河東岸大堤激戰遺址

永定河畔平原地區的地表土地一般多以沙質爲主,確實不利於開挖地道,但是大興地區的沙土地不一般。這裏的地,表面有一層厚厚的沙子,而地的深處卻是膠泥、淤泥混合的肥沃土地,有粘性,被當地老百姓稱爲“蒙金土”。以東沙窩村的土地爲例,地表四到五米是大粒沙子,而更深的地方就是膠泥地了。透過沙層在膠泥層挖地道,是一般人絕對想不到的事情。東沙窩村的老百姓就是利用這個地理特性,成功地挖掘了地道。

1944年冬到1945年春,大興縣委、縣政府領導羣衆開展了大規模的挖掘地道活動。依靠擁護共產黨、捨生忘死隱藏保護共產黨幹部和人民子弟兵的堡壘戶,大興在東西白疃、郟河、李家巷、加祿垡、畢各莊、劉各莊、沙窩直到團城辛莊一帶建成了不同形式的地道,有的村還實現了戶戶相通,爲對敵作戰提供了有力的幫助。

1945年底的一天,天氣特別寒冷,還颳着大風,大興縣一區的區委委員張清泉帶着三名同志來到東沙窩村開展工作。他們和老百姓促膝商量減租減息、反擊國民黨反動派“反攻倒算”的事,由於時間太晚,就宿在一堡壘戶家中。誰知被奸細告了密,第二天天還沒亮,從魏善莊過來的敵人就包圍了堡壘戶的家。突圍出去是不可能了,堡壘戶趕緊讓張清泉等人鑽進了地道。

大興縣土改工作組

敵人先在屋外叫囂了一陣,見沒動靜,就衝進屋裏,抓住了堡壘戶,連打帶罵地問八路軍的幹部哪兒去了。就在堡壘戶和敵人巧妙周旋時,在院子裏亂翻亂挖的敵人突然挖出一個地洞口。敵人的小頭目一看,就開始審問堡壘戶,並衝着地道里喊話,還扔進去幾顆手榴彈,但卻沒聽見地道里有什麼動靜。

“八路軍武工隊是不是藏在地道里?不老實交代就殺了你全家!”敵人的小頭目急了眼,要給堡壘戶動大刑。堡壘戶想,如果此時激怒了敵人,不光同志們要犧牲,自己和家人的性命也不保。於是他心生一計,對敵人說道:長官,這些八路各個都能飛檐走壁,上天遁地。您看這沙土地,挖個小坑都困難,更別說挖地道了,可這些八路愣是遁入地下去了,咱們還是別去招惹他們啦!

1947年《東北日報》刊發收復龐各莊鎮消息

也不知是不是被堡壘戶的這番話給唬住了,敵人始終沒敢進地道。後來,得到情報的區委組織部部長劉硯古派來部隊,把敵人打跑了。

這段地道戰的故事很快就在大興傳開了,老百姓還編了一首歌謠:

戰爭錘鍊智慧高,流沙地裏挖地道,嚇跑敵人保平安,軍民攜手樂陶陶。

獨立營智鬥王牌騎兵師

1948年2月,正值解放戰爭進入戰略決戰前夕,國民黨爲維護其搖搖欲墜的統治,在平南地區進行了長達一個月的瘋狂“圍剿”。其間,國民黨不惜派出傅作義的王牌騎兵四師來殲滅大興獨立營。

2月18日,國民黨調動7個團兵力,沿永定河對大興、涿良宛地區進行“圍剿”。發現敵情後,大興縣委召開緊急會議決定:獨立營向西突圍,進入涿良宛地區。當獨立營從劉家鋪沿永定河向北急進時,國民黨騎兵四師300餘騎兵從南北兩面圍攏上來,僅有200餘人的獨立營腹背受敵,背水一戰。營長王紹基、副政委王烽臺臨危不懼,憑藉三丈多高的陡峭堤坡和樹木叢生等有利地形,指揮全營指戰員在十里長堤擺開戰場,和裝備精良的敵騎兵師激戰3個多小時。輪番攻擊的敵騎兵,被獨立營猛烈的火力一次次擊退。黃昏時,在涿良宛獨立營的接應下,大興獨立營突出重圍,挫敗了國民黨軍的圍殲計劃。戰鬥結束後,軍分區首長召開慶功大會,給全營戰士記功,大興獨立營受到冀中軍區通令嘉獎。

兒童團長智擒敵探

大興在抗日戰爭時期就建過兒童團,到了解放戰爭時,更多的村莊建立了兒童團。這些兒童團的孩子們手持紅纓槍,站崗、放哨、查路條,和他們的父輩一起,與敵人作着不屈不撓的鬥爭。

在南各莊村,13歲的兒童團長馬天放就是個經驗豐富的小戰士。炎夏的一天,幾名縣幹部來村裏開會,天放就帶着他心愛的狗狗虎子,手握紅纓槍跑到村口去執勤。快中午時,一個頭戴鴨舌帽、身穿藍綢褂的人朝村口走來,見到站崗的天放,猶豫了一下就要往村子裏走。

“站住,幹什麼的?”天放見他面生,就厲聲喝住。這人賠着笑說:“我是縣大隊的,縣幹部在你村兒開會對吧?我來參加會議。”

雖然他說準了縣領導在村裏開會的事,可天放管他要路條也沒有,問口令也答不上來。這下,天放就知道來人不是縣大隊的,他一定是敵人的探子。

“虎子,回家去。”天放一邊喊狗狗示意它回村叫人,一邊假裝親熱,給了一堆獨立營在村裏,人多、槍多的假情報拖住敵探,等縣大隊的戰士趕到抓住了壞人。經審訊,這個人果真是敵人派來摸底、抓開會的縣幹部的,兒童團的小戰士天放又立了一功。

以水代兵加固平南外圍防線

1948年9月,解放戰爭進入戰略決戰階段。12月15日,東北野戰軍和華北軍區部隊解放大興,包圍了北平城。參加平津戰役的東北、華北野戰部隊及隨軍民工數十萬人,雲集在平南廣大農村。大興、涿良宛兩縣幾乎村村駐了部隊。黃村、龐各莊、採育、沙窩營、潘鐵營、白塔等村鎮分別設立了兵站、糧站、傷員轉運站、戰地醫院等。在冀中內地的物資沒有運到之前,數十萬人、數千匹戰馬所需的物資全都要依靠本地解決。大興縣的羣衆在縣委、縣政府的號召下踊躍支前,積極出糧、出草保證了後勤供給。

在“一切爲了前線,一切爲了部隊”的號召下,大興的青壯年男子參加民工隊,爲部隊挖戰壕、修公路、搞運輸,老人和婦女兒童積極爲駐軍騰房子、燒炕、碾米磨面。爲了保證冀中的糧食迅速運來,大興抽調了1000輛膠輪大車組成運輸團,日夜兼程運糧忙。兩個月的時間裏,大車運輸團就運糧3000萬(市)斤。

包圍北平期間,爲防止敵軍南逃,榆垡、太子務、西胡林一帶的人民羣衆,動用了大量木料、門板,協助人民解放軍修築防禦工事,共修築大小碉堡16個、輕重機槍掩體上百個,挖交通溝5萬米。1949年1月,永定河沿岸村莊的民工,與圍城部隊聯合組成若干破冰隊,分段將永定河冰面鑿開,以水代兵,加固北平南部外圍防線。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大興的糧食和副食供應又加上了改編後的傅作義部隊;3月初,大軍分批揮師南下,沿途的村莊遍設補給站,熱情慰問人民子弟兵。至此,大興縣的支前任務勝利完成。

據不完全統計,爲支援平津戰役並在平津解放後保障對駐軍的供應,大興縣共借徵小米642萬(市)斤、乾草132萬(市)斤、蔬菜200萬(市)斤、豬肉15萬(市)斤、柴禾4萬(市)斤,動員大車2704輛,累計出動民工2萬名,爲人民解放事業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收穫的季節裏,信步走在莊稼地旁邊的土路上,看着顆顆飽滿、吐着金黃穗子的老玉米,再望望前方不遠處公路上的車水馬龍,這樣的生活感覺真好。今天享受着幸福生活的我們不會忘記,那些爲了人民的解放事業和幸福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奮勇戰鬥、流血犧牲的優秀中華兒女。這段刻骨銘心的歷史,是我們彌足珍貴的精神財富,激勵着我們在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新徵程上,更加堅定、更加自覺地牢記初心使命,去開創更加美好的未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