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寧夏司機堅持帶旅遊團做核酸結果發現4例確診,本人發聲

寧夏司機堅持帶旅行團做核酸發現多例確診 網友:拯救了一座城

董文軍說,“我不想出名,就想隔離完,平平安安地回家,和家人團聚。”

新京報訊(記者 彭衝)近日,寧夏國旅汽車旅遊服務有限公司司機董文軍因堅持帶旅遊團做核酸檢測並發現4例確診病例,引起網友關注。10月22日上午,董文軍就此事迴應新京報記者稱,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分內的事,“我不想出名,就想隔離完,平平安安地回家,和家人團聚。”

▲董文軍正在酒店隔離 受訪者供圖

關注到疫情後,與遊客協商調整行程

新京報:原本的行程安排是怎樣的?

董文軍:10月12日中午接機,帶着10名來自浙江省湖州市的旅客前往水洞溝,12日、13日都住在銀川,14日早上前往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額濟納旗,15日、16日去了胡楊林、居延海、黑水城、怪樹林,17日去了巴丹吉林沙漠。

原本計劃17日當晚住甘肅張掖,18日去張掖看丹霞地貌,住在寧夏中衛,19日去看66號公路、北長灘、黃河大峽谷,住在銀川,然後20日下午遊客乘飛機回浙江,我回家。這是原本9天的行程。

新京報:什麼時候關注到了疫情並調整了行程?

董文軍:17日,晚上七點,我們從巴丹吉林沙漠出來,在手機上看到了新聞,說那對確診的上海夫婦曾去過額濟納旗和張掖,我就感覺張掖不安全,建議客人不要去了。

新京報:遊客同意嗎?

董文軍:他們包車旅遊,線路是他們定,所以大家要商量着來。我看到他們討論了半小時左右,但因爲他們講方言,我聽不太懂。十個人,肯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大家還是比較好說話的,最後覺得我說得有道理,就同意改變行程,不去張掖了。

我繼續開車,18日凌晨一點到了武威市,因爲兩點到五點之間高速公路禁行客車,我們選擇休息一晚。

▲10月19日,銀川核酸檢測畫面。新京報我們視頻截圖

一路沒停車帶遊客做核酸,已有4人確診

新京報:什麼時候去做了核酸檢測?

董文軍:18日一大早,有司機同事給我打電話,說額濟納旗封城了,我心裏“咯噔”一下,想着回家之前得去做一個核酸,也建議客人和我一起,客人商量之後也同意了。

早上八點半,我們從武威市出發,到66號公路拍完照,下午五點半多,下了高速,到了吳忠市。因爲怕醫院下班,我一路沒停車,有客人想上衛生間我都沒讓,下午五點四十分,到了吳忠市人民醫院,20分鐘後,我們就都做完了核酸檢測。

客人們打算提前回浙江,發現19日早上九點半有一班車。做完核酸後,我帶他們去買了車票,訂了酒店,在酒店旁邊的飯館裏喫完飯後就休息了。

新京報:什麼時候知道了旅遊團裏有確診病例?

董文軍:大約是19日凌晨一點半,我正睡得香,聽到有人敲門。我開門看到全副武裝的防疫人員後,就知道團裏一定有確診病例了。當時心裏也有點緊張,也擔心確診的是不是自己。

旅遊團被隔離在吳忠市,到現在,10人中有4人被確診。

新京報:目前你的狀況如何?

董文軍:我在吳忠市一家酒店隔離,做了7次核酸了,都正常,身體也沒有不舒服。但肯定擔心,家人也擔心,妻子還哭了。

▲10月18日,額濟納旗疫情防控畫面。新京報我們視頻截圖

做旅遊業13年,一直很謹慎

新京報:隔離期間有沒有關注到網友們的評論?有人說你“阻斷了一條疫情傳播鏈”。

董文軍:我做的其實是分內的、很普通的一件事,沒有那麼偉大。主要是回家之前,自己肯定要做核酸。我平時自我保護意識比較強,覺得既要對得起家人,也要對得起大衆

但我也後怕過,萬一我沒做核酸,直接到了銀川,然後回家,客人們也直接飛回浙江,那就麻煩了。

新京報:你的自我保護意識是在工作中鍛煉出來的嗎?

董文軍:對,我是寧夏銀川人,今年46歲,從2008年開始從事旅遊服務業,一般是做司機兼導遊的工作,已經13年了。做這行,接觸的是全國各地的遊客,尤其是在疫情期間,必須要提高警惕性,多學習防疫知識。我一直比較謹慎,也比較細緻、認真。

今年7月份,寧夏有一例確診病例曾去過水洞溝,那段時間我正好也在附近接待湖南的遊客,原本是5天的行程,跑了兩天後,我就跟他們說,疫情嚴重了,希望大家提前回。在把客人送到機場後,我也立馬去做了核酸。

新京報:公司有沒有對你的行爲提出表揚?

董文軍:有,也說要給我獎勵。我是家裏唯一的收入來源,現在在隔離沒法工作。本來旅遊業受疫情影響也比較大,這兩年比較難。

我還接到了浙江湖州一些人的電話,向我表達感謝。浙江的朋友很好,如果客人不配合,我也辦不成這件事。

新京報:你現在的期望是什麼?

董文軍:媒體的關注對我來說有壓力,我不想出名,就想隔離完,平平安安地回家,和家人團聚。也希望客人能好好接受治療,早點康復,回家。

新京報記者彭衝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