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7月4日在港股市場正式掛牌,金融壹賬通(OCFT.N;06638.HK)成爲首隻以“雙重主要上市”方式在美股和港股上市的金融科技中概股。

較爲特殊的是,此次金融壹賬通採用的是介紹上市的方式登陸港股市場,並不涉及新發股份。爲何要採用介紹上市的方式進行雙重上市?成立至今一直縈繞的盈利問題和股東依賴問題又將如何解決?在金融壹賬通登陸港股之際,其高管團隊接受了第一財經記者的專訪,就這些熱點問題一一進行了迴應。

爲何選擇在香港介紹上市?二次創業起點

在金融壹賬通董事長葉望春看來,儘管2019年已經實現了美股上市,但目前再次尋求港股上市地位是“勢在必行”。

“2019年金融壹賬通在紐交所IPO,這兩年受到國際資本市場一些風波影響,同時考慮到公司發展進程以及不斷拓寬的服務地域,我們愈發覺得,在香港上市勢在必行。”

2019年末,金融壹賬通美股IPO融資超過3.59億美元。8個月之後又以18美元/ADS進行了一次融資額達3.24億美元的定增。不過,這兩年多時間,金融壹賬通在美股的股價走勢可謂慘淡。其10美元/ADS的發行價因爲較A輪融資估值水平折讓較多而被評價爲“流血上市”。而在近一年多的中概股危機中,股價更是一路從28.8美元的高點下跌至7月5日收盤時的2.20美元。在第一財經專訪高管團隊的整個過程中,不止一位高管表示目前的股價被低估,無法反映公司價值。市場普遍認爲,此次迴歸港股,金融壹賬通無疑帶着估值重塑的期待。

在美股市場,金融壹賬通面臨的麻煩事不止股價猛跌,今年4月,其被美國SEC列入“預摘牌”名單。對此,金融壹賬通副總經理兼董祕費軼明向第一財經記者解釋稱:“進入這份名單並不意味着馬上就要退市,還會有一定的觀察期。公司會密切關注整個資本市場的動態,始終還是以保護股東的利益出發來進行相應的規劃。這次迴歸港股也是幫助公司應對潛在風險的一個手段。”

儘管目前在美國市場沒有獲得高估值,但葉望春認爲,不管是當時選擇美股IPO,還是現在選擇香港雙重上市,這兩個選擇都是正確的。“當時在美國上市對於補充資本、保證公司在盈虧平衡之前的流動性充足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在實現香港上市後,保持美國和中國香港兩地上市的地位,對於公司進一步提升知名度,進一步打開東南亞市場,以及顯示自身在資本市場上的地位和能力,都是有意義的。”

葉望春將港股上市看作是金融壹賬通二次創業的起點。“壹賬通的業務佈局是‘立足內地、通聯香港、輻射東南亞’,香港地區是我們非常重視的市場。”葉望春表示。

費軼明介紹稱,目前金融壹賬通在香港地區有三大業務板塊:金融科技子公司、香港八家虛擬銀行之一的平安壹賬通銀行,以及去年拿到開業籌備資格的個人徵信公司。同時,金融壹賬通在新加坡、印尼等國家也分別成立了公司,向東南亞金融機構輸出金融科技。

“在香港上市更有利於拓寬投資羣體。如果說在美國上市美國投資者更懂金融科技,那麼在香港上市,投資者則更懂中國的金融科技市場,兩地市場都是非常重要的。同時,使用介紹上市的方式可以保護現有股東的利益。”葉望春表示,使用介紹上市的方式無法在短期內再次在港股市場進行融資,不過公司經營和財務情況穩健,目前並無額外融資需求。

從7月4日登陸港股三天來的表現看,金融壹賬通7月6日報收6.7港元/股,較5.3港元/股的上市價上漲26.4%,同時較7月5日美股2.2美元/ADS(約爲5.72港元/股)的收盤價溢價約17%。

金融壹賬通CFO羅永濤表示:“從前期和投資者溝通的情況來看,金融壹賬通股東回到香港的意願較高。而從目前的交易情況來看,流動性也較爲充裕。”

何時盈利?預計2024年實現盈虧平衡

從美股上市到港股上市,金融壹賬通的盈利問題一直是市場關注的一大焦點。

羅永濤給出的答案是努力在2024年實現盈虧平衡,進而盈利。

“根據灼識諮詢的資料,美國及中國的TaaS公司(面向金融機構的商業科技服務供應商)一般需要10年以上才能產生正運營現金流,約15年轉虧爲盈。我們希望這個時間縮短,中期目標即是實現盈虧平衡。按照這個時間表,應該是在2024年會實現盈虧平衡,進而盈利。當然,這會是一個區間段,目前朝着這個目標在穩步前進。”羅永濤說。

財務數據顯示,金融壹賬通歸母淨虧損率從2019年的71.3%持續縮窄到2020年的40.9%,2021年更進一步縮窄近10個百分點至31.0%。而截至今年一季報,金融壹賬通調整後的淨虧損率同比收窄至27.6%。

葉望春補充道,從產品線角度來說,目前金融壹賬通的數字化保險板塊已經實現盈利,下一步會持續加大在數字化銀行等方面的盈利推進速度。而從地區角度來說,則會從中國內地市場、中國香港市場、東南亞市場這樣的層次去推進盈利。

在金融壹賬通高管層看來,其新戰略期是實現盈利的最佳窗口期。“港股上市以後,要紮紮實實地落實‘戰略2.0’。”金融壹賬通CEO沈崇鋒表示。

據瞭解,2021年金融壹賬通正式邁入戰略第二階段,提出了“一體兩翼”全新的五年戰略規劃,明確了以服務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爲“一體”,以構建政府監管和企業用戶生態、拓展境外市場爲“兩翼”,賦能金融機構及金融服務生態數字化轉型。

羅永濤表示,在新戰略期,金融壹賬通提升盈利的舉措包括:聚焦關鍵金融機構,通過輸出整合產品,提升優質用戶數量、客均收入和客戶留存率,來保持較高速的收入增長;通過產品標準化、交付標準化來提升公司毛利率;聚焦重點產品、定期檢視,提升研發有效性;通過客戶的交叉銷售和向上銷售以及費用管控,來集約化管理銷售費用。

“無論在美股還是港股市場,核心還是在金融科技的巨大賽道中把公司基本面做好,這是持續提升股價表現的根本動力。” 費軼明表示。

來自平安集團收入佔比高?依靠但不依賴平安

在此次金融壹賬通港股上市文件的“風險因素”一節中,金融壹賬通列出的首要風險即爲來自股東平安集團的收入佔比較高。

數據顯示,如果將平安及其附屬公司總計爲一個客戶,平安集團是金融壹賬通最大的客戶,於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分別貢獻其總收入的42.7%、52.1%及56.1%,三年以來逐年提高。因此,如何看待這一問題是金融壹賬通經常收到的另一個“靈魂拷問”。

“我們在依靠平安,但不依賴平安。”針對第一財經記者提出的上述問題,葉望春迴應稱。

他表示,在金融壹賬通的“戰略2.0”中,重點是從過去的“零部件”向“整車”概念發展,而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平安驗證”。“這使得我們需要先有內部收入,後有外部收入;先有‘平安驗證’,再有市場大規模推廣。”在葉望春看來,金融壹賬通在發展過程中需要發揮平安集團的支持作用,但從長遠看,還是要把外部收入佔比提高,直至“大大超過平安集團的佔比”。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