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雲南省森林消防總隊麗江支隊連續作戰6天5夜,與多方力量配合,圓滿完成麗江市玉龍縣九河鄉和迪慶州香格里拉市經濟開發區兩起森林火災撲救任務。

在長達125個小時的任務時間內,這些一線指戰員平均每天只能睡3、4小時,其餘時間都在跟大火進行一次次的較量,這些時刻,他們內心有着哪些不爲人知的感受?在麗江支隊3名森林消防員的火場日記中,或許我們可以找到答案。

“我爲保住了家鄉村民賴以生存的山林而無比自豪”

3月30日 星期一 晴

記錄者:和志強(消防員)

3月29日下午,我們接到上級通報,麗江市九河鄉甸頭村發生森林火災,當時火已經燒到太安鄉,這裏也是我的家鄉。

到達火場集結地時,只見不遠處濃煙滾滾,太陽被大火燒得通紅,空氣中瀰漫着燒焦的味道。徒步向火線接近的途中,我看到了路邊村民們憂心忡忡的眼神和對我們期許的目光。我知道,對於高原山區的農民來說,森林就是鄉親們的生命。我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拼盡全力,爲保護家鄉而戰。

和志強(最前)與戰友們撲滅火線後合影。楊俊偉 攝

經過徹夜鏖戰,大火終被撲滅。第二天下午撤下來時,想到大家已經一天一夜沒有吃上熱食,我就近去了小學同學家借來炊具和場地,和炊事員一起做了一鍋牛肉白菜面。看着戰友們吃上熱騰騰、香噴噴的麪條,我心裏有着說不出的喜悅。

轉場時,再次路過家門口,我依然沒來得及回家看一眼,但我爲保住了家鄉村民賴以生存的山林而無比自豪,也爲自己作爲一名森林消防員所肩負的職責使命而感到無上光榮。

“我是黨員,我是戰鬥一班班長,我就要衝在第一個”

4月1日 星期三 晴

記錄者:張燕波(班長)

3月30日晚上,我們處置完麗江玉龍火情後,來不及休整,直接轉戰到迪慶火場,當晚我們中隊接到的任務是負責阻截一處陡坡的火頭。

當時,我們站在山間小路上,身後的山下就是一個學校和幾十戶人家。一擡頭,看見的是火焰高2米多的急進地表火,局部樹冠火的火焰高達七八米,時而有滾石落下,整條火線像一條吐着火舌的火龍呼嘯而來,形勢萬分危急。

張燕波在滅火一線。王傑 攝

這時,隊長命令我們組建一個由風力滅火機手組成的攻堅組,採取“強攻推進”戰術壓制火勢,我第一個站出來,背起滅火機往山上爬。由於路太陡,而坡度又達70多度,我爬上去很快又掉下來,後來,靠着戰友用手託着,我才得以爬上去。

我們與火情艱難搏鬥,最終成功將火頭壓制住,爲後面穩步撲打、徹底殲滅奠定了基礎。撤下來時,我們全身已經溼透。

後來的任務中,我始終走在中隊最前邊,遇到密林、陡坡時,邊行進邊開路。我想,再苦再累,我都得打起精神、站在排頭,因爲我是黨員,我是戰鬥一班班長,我就要衝在第一個。

“歷經水與火的考驗和洗禮,我們森林消防員依然百折不撓”

4月2日 星期四 晴

記錄者:羅延林(副班長)

4月1日,迪慶火場北線由於山高坡陡、風勢較大,無法進行直接滅火,到晚間,火已經形成下山火往下坐,實施“點燒結合,以水滅火”戰法進行間接滅火的時機已經成熟。我作爲中隊一號水泵的主泵手,深深覺得肩上的責任很重。

羅延林在架設水泵。馬傑璋 攝

我們午夜12時開始行動。水泵啓動後,我突然發現供水出現時有時斷的情況,一番查看後,我找到了問題所在,是水裏的雜草堵住了進水口。我立即脫掉鞋襪,挽起褲腿,跳進水中,用力抖動水泵的進水管,確保出水正常。

雖然已是春天,但迪慶高原夜晚的水依然冰冷刺骨。就在抖水過程中,我隨身所帶的手機不慎滑落掉進水中,也顧不上去撿。當我從水裏爬出來時,雙腿已經凍得有些麻木了。

凌晨4點多,水泵作業結束後,我纔去搜尋手機,但當時水已經變得渾濁,我順着掉落的位置用手去撈,但摸了半個小時也沒找到,估摸着手機已經被水流沖走了。一天以後,水變清了,我在離手機掉落點下游5米處找到了手機。後來在滅火間隙,我拿出手機用火反覆烤了幾次,小心翼翼試着開機,驚喜地發現竟然還能用。

我想,我們森林消防員便是這樣,歷經水與火的考驗和洗禮,依然百折不撓。(黎夢竹 王傑 馬傑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