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餘木木

來源:遠川科技評論(ID:kechuangych)

7 月 16日晚上六點,況輝開車帶着最後一批看房的客人在新樓盤裏轉了一圈,然後回到中介中心。依舊沒有開單。

這其實是他衆多兼職身份之一。況輝本是一家中小型連鎖影院的經理。因爲衆所周知的原因,影城裁得如今只剩他一個,按當地月最低工資1470元計薪。

那天下午況輝帶看房子的時候,國家電影局官網下發通知,宣佈低風險地區在電影院各項防控措施有效落實到位的前提下,可於7 月 20 日有序恢復開放營業。

根據通知要求,復映以後,所有影院要遵循實名在線預約、無接觸售票,座次實行交叉隔座售票,保證陌生觀衆間距1 米以上。與此同時,30%上座率和兩小時單場放映時間是兩條紅線,不可以超過,而且電影日排片減至正常時期的一半。其他像是對影廳充分清潔與消毒、不同影廳錯時排場、避免進出場觀衆聚集等要求都是特殊時期的常規操作了。

對影院而言,30%的上座率並不是大問題,畢竟這麼多年平均上座率也沒超過18%。

影片長度不超過兩個小時可能是個問題。現在是這樣操作的:

況輝對復映這事兒提不起勁。自5月8日國務院發佈相關指導意見以來,影院復工的消息喊了幾個月。好幾次都是狼來了。讓人充滿希望,然後一頭涼水澆滅。

收到集團微信羣裏轉發的復工消息時,況輝正在朋友的店裏打零工。短暫的欣慰過後,他查看了影片定檔的情況,對停業期間租金及復業的成本費用做了預估,最後得出結論:這事兒得從長計議。

01. 復工越早虧得越多

哪怕是大型連鎖院線,對復工這事也是持謹慎態度。從影院現金收入和流出兩端去理解這事兒,就容易明白影院方的擔憂了。

收入端,觀影規模的恢復仍然需要時間,影院的票房收入的恢復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儘管貓眼的調研結果顯示消費者對於電影院觀影期待程度隨時間遞增,但線上娛樂迅速發展,消費者觀影意願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是否有優質電影內容的供應,而片方們普遍處於觀望狀態。除《第一次的離別》等文藝片和小體量影片發佈定檔消息,原本今年春節檔大熱的《唐人街探案3》、《姜子牙》、《奪冠》等大體量影片依舊在等待觀影規模回覆到一定程度。

支出端,復工後,影院需要開始正常交納租金和支付人員工資,對中小型影院而言,現金流壓力反而比關門期間更大。以況輝所在的影城爲例,每月租金8萬餘元,復工後還要補交之前停業期間6個月的房租,負擔每月5萬左右人員支出,但以目前電影的收入體量,完全支撐不起復工的支出。

國企房東在疫情期間響應國家號召,免除了影院方面兩月份房租,三、四月份則是減半收取。但對大多數承租民營物業的影院來說,這錢就得自己和房東協商了。

在今年這種極端情況下,不單是小影院難以支撐,大型連鎖品牌也是壓力巨大。

國金證券的草根調研,在電影整體行業中,一般租金和物業佔票房比例爲15%左右的影院,負擔較小;但目前不少影院租金和物業佔票房比例達20%~25%,租金和物業的佔比保持這一水平使這些影院承受了較大壓力。而目前上市影院中,租金佔比在10%~15%之間,其中萬達電影的租金比例相對最低。

但在這種極端情況下,前首富的壓力也大。8月3日,萬達電影半年報出爐。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9.72億,同比減少73.93%,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5.67億。

02. 矇眼狂奔好多年

影院的危機並不是因爲疫情纔開始出現的。

2018年上影節期間,有院線人士曾透露過一組數據:2017年,所有開業滿兩年以上的影院裏,萬達80%的影院出現了票房下滑,UME、金逸、橫店的這一數字則分別爲63%、70%和65%。

多年來穩居全國影院票房營收冠軍的耀萊成龍國際影城五棵松店,2014年票房收入爲1億元,2018年票房已經不足8000萬,這樣的營收放到5年前,只能排到全國第5,五年時間該影院的票房下跌近三成。

況輝表達類似的觀點:“影院數據只要保證不下滑,甚至只要低於周邊影城的下滑速度,就已經代表影城的運營能力很優秀了。”

這是過去幾年間影院端大肆擴張的後果,幾乎所有傳統影院都只能頂着巨大的生存壓力把苦果往下嚥。

2015年,中國票房的增速高達49.3%,整體影視上下游的投資陷入狂熱情緒,大量熱錢湧入影視製作、院線擴展中。

以影城建設爲例,早年大地院線的方斌在一次培訓課上做過一次測算,電影放映的毛利一般是10%,賣品的毛利在65%以上。一個年票房1000萬左右的中型影城,票房年利潤可能只有50萬,而賣品利潤能達到70萬。

投資這樣一箇中型影城的固定投入成本(主要是設備購買、維修和影城裝修)大約在500萬左右,運營四五年年就可以收回成本。如果再能找到合適的買家溢價轉手,不僅能影業期間套取補貼,還能賺取幾倍差價,可謂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比如2015年7月,剛上市不久的萬達院線以10億元的天價收購了世茂影院旗下15家影院100%的股份,讓業內驚歎的同時,瞬間讓當時市場上幾乎所有影院的身價跟着成倍往上翻。隨後一年多時間裏,阿里影業1億元買下星際影城等交易的出現,完美世界成功接手今典院線,影院收購熱推向了一個極致,以至於那兩年業內的影院經營者在對外售賣時有了“低於10倍資產溢價免談”的說法。[1]

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如果不是從2016年開始,票房增幅出現了大幅度下滑的話。

2016年,全年票房增幅直線降落至11.9%,年觀影人數增幅從2015年的51.8%降至8.7%,但頭部院線加快佈局爭奪市場份額,各方資本的快速湧入,影院和銀幕仍然快速增加着。

2015-2019年間,全國影院總數從6459家上漲至12408家,增長了近50%;銀幕總數從34027塊上升至69787塊,增幅超過50%。但單銀幕票房已由2015 年的 129萬/塊降至 2019 年的 85.1 萬/塊,連年呈現負增長態勢。

將況輝所在的區域爲一個直觀參照,他工作的影城成立於2013年,是這座30萬有三十萬常住人口的小縣城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商業影城,也是中國院線神經最末梢。影城一共4個廳,近500個座位,最高的一年票房年收入近450萬。但2019年,第二座新影城建立了起來,有6個廳690個座位。

儘管兩座影城近乎位於城市的兩端,雙方甚至爲了良性競爭簽訂了價格保護協議,但最終2019年年票房之和也只有700多萬——影院的座位數翻了近三倍,但是票房只增加了2/3。

單個影城能夠的輻射人流範圍內,各家院線一擁而上,最後誰都沒有賺到錢,反倒是影院租金迅速從買方市場變成了賣方市場,各家競價拍賣,“誰給的租金高就給誰建影院”。

早些年,影院租金佔淨票房的比重一般都會維持在10%左右,隨着各方的圈地大戰,城市核心區域、大商場的場地租金也水漲船高,影院租金比重擡升至40%甚至50%,最後變成了給地產打工。[1]

影院的下沉端已然增長乏力,銀幕數仍在慣性增長。2019年,儘管有多部頭部大片加持下,中國電影總票房只艱難增長了5.4%,達到了642.66億元,全年17.27億的觀影人次,增長僅有0.6%,而影院數量增加了19.1%,銀幕數量增加了13.4%——供大於求的問題越發凸顯,各大院線的主旋律就是邊擴張邊虧損。

03. 出清進行時

2019年以來,三至五線小影院開始持續退出。

據統計,2019年全國共有 471 家影院退出,其中低線城市,尤其是三線、四線和五線城市的影院是退出的主力。從退出影院的規模和開業時間來看,2015年之前開業的中小影院佔絕大多數 。

3月以來,影院相關企業吊銷、註銷數量迅速上升。

根據《電影院生存狀況調研報告》的調查結果,所調查的187 家影院今年一季度平均收 入爲 34.5 萬元,平均運營成本爲 117.9 萬元。而從全國 12408 家影院(注:2019年末數據)計算,今年一季度每家影院平均收入僅爲 18 萬元,遠低於抽樣調查數據,大量非核心地區的影院正在面臨更爲嚴重的虧損。

在新冠疫情持續影響之下,47%的影院現金流已經告急,多達42%的影院認爲未來或面臨停業的風險,另有 10%的影院經營者萌生了轉讓退出的想法。

即使大型院線也在考慮放棄單點影院的可能性——如果最終計算的未來營收預收無法覆蓋這六個月的損失,集團可能會徹底關閉該影院。

而面臨困境的影城中不乏有優質的資產,尤其是二至四線城市中的中型規模影投公司。本身正處在擴張階段,影院經營有序開展,但在遭遇疫情後,收入來源單一同時成本較的弊端就暴露無疑,前期現金流有限,疫情使得收入銳減,不得不被迫退出。

這也給了想要繼續擴張的頭部影投公司提供了一個機會。諸如萬達、幸福藍海、橫店等院線上市公司,都曾透露過2020年的擴張計劃。

04. 等待中的片單,等不起的市場

根據今年 5月中國電影家協會發布的《電影院生存狀況調研報告》,協會預計若以 8 月作爲復工起點,“以 2019 年月度票房爲參考,票房收入從復工首月佔比去年同期 30%起逐月遞增,按 6 個月恢復到 90%的程度計算”,那麼全年票房將達到 128 億元,同比下降約 80%。

自7月20日正式復工以來,前兩週的周票房分別爲1.1億和1.95億。《多力特的奇幻冒險》雖然普遍評分不高,但由於其新片+3D屬性,累計票房超過8000萬,緊隨其後的是重映影片《誤殺》5756萬。

市場等待大片復甦、偏好高質量內容的導向性已經十分明顯。

2019年,中國電影票房排名前三的電影票房收入均超過了 42 億元,票房前五影片累計票房收入達到 197.9 億元,佔到當年總票房的 30.8%,較 2018 年的24.7%明顯提升。

8月2日,影片《八佰》宣佈定檔8月12日,這是電影院自7月20日復工後首部定檔的國內商業大片。

這部大作籌劃準備超過10年,耗時一年半重建了蘇州河兩岸的場景,拍攝時間將近一年,也是首部中國全片使用IMAX攝影機拍攝的電影。網傳影片成本8000萬美金,超過5億人民幣。華誼兄弟作爲出品方,CEO王中磊自去年6月開始停更的微博忽然更新了一條:“《八佰》8月21日,翹首以待,中國電影加油。”

華誼的確需要這針強心劑。2019年,華誼兄弟實現營收21.86億元,同比減少43.8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爲-39.6億元。今年一季度,華誼兄弟營收2.29億元,同比下降61.4%;淨虧損1.43億元,同比下降52.64%。

而中國電影更是處在需要大夥一起加油助威的時候。

在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開幕論壇上,博納影業董事長於冬表示,目前的電影片源只有大概四五百部,僅能夠支撐到明年的三四月份。不過,從儲備產品來看,各大影視公司已積攢了較爲多的“彈藥”,重點影片如《唐人街探案 3》、《姜子牙》、《八佰》等有望在院線全面復工後保持前期較高的熱度。

對況輝而言,他依舊每日遊走在各家兼職公司間,在有空的時候翻翻集團給的復工指南和資料,看看電影市場中的排片走向,盼着正式復工的通知儘早下發。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