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偉康 張靖超 北京報道

9月16日,愷英網絡發佈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網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愷英”)將持有的浙江九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九翎”)70%的全部股權以1元的價格向自然人周瑜轉讓,公司將不再持有浙江九翎的股權。值得注意的是,浙江九翎是愷英網絡於2018年以10.64億元代價併購而來,此次交易受讓方周瑜是浙江九翎的原股東。

官網信息顯示,愷英網絡是國內知名的互聯網遊戲上市公司,其主要業務包括手遊與頁遊等娛樂內容的研發,在全球範圍內搜尋、引進優質IP,深挖品牌潛力,優質IP獲取和打造能力已經成爲公司核心競爭力。旗下運營《全民奇蹟MU》《王者傳奇》《藍月傳奇》等多款知名遊戲。

正如官網信息所言,獲取遊戲IP是愷英網絡迅速崛起的法寶,公司引入傳奇IP,並先後併購浙江盛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盛和”)和浙江九翎加強遊戲矩陣。不料兩次併購先後暴雷,浙江九翎更是帶來數十億元的債務,在2019年對其全額計提商譽減值準備。

針對此前併購重組以及本次資產剝離的相關情況,《中國經營報》記者多次致電並致函愷英網絡,截至發稿未獲迴應。

“燙手”的10億併購

“1元甩賣”背後頗爲無奈,浙江九翎面臨傳奇IP株式會社(以下簡稱“傳奇IP”)索賠的近76.62億元賠償金。愷英網絡在公告中表示,浙江九翎在被上海愷英收購後發生了多起重大仲裁訴訟案件,至今無法解決,並可能導致浙江九翎未來無法持續經營。

而浙江九翎是愷英網絡以10.64億元收購而來、且寄予厚望的資產。2018年5月,愷英網絡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與浙江九翎股東周瑜、黃燕、李思韻、張敬等原股東簽署《股權轉讓協議》,以10.64億元收購浙江九翎70%股權。

公告顯示,收購完成後,上海愷英持有浙江九翎70%的股份,周瑜、黃燕、李思韻三人分別持有浙江九翎21.65%、6%、2.35%的股份,張敬則退出浙江九翎股東行列。

浙江九翎業績承諾爲,在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度,淨利潤分別不低於1.9億元、2.2億元和2.9億元人民幣,如未完成,原股東應同意在收到上海愷英書面通知後,將約定的補償款返還給上海愷英。

而之後的浙江九翎不僅未能完成業績,還惹來了數十億元的索賠,這也是愷英網絡急於將“燙手山芋”出手的主要原因。

記者翻閱愷英網絡歷年財報發現,2018年和2019年,浙江九翎分別實現淨利潤0.97億元和-0.43億元,而2020年上半年則虧損781.92萬元。

愷英網絡之前的公告披露,浙江九翎與傳奇IP曾於2017年11月簽署了《熱血傳奇HTML5遊戲許可協議》。傳奇IP授權浙江九翎在中國使用其與第三方共同擁有的“熱血傳奇知識產權”於HTML5遊戲中的開發和應用等,浙江九翎則應支付傳奇IP授權費、最低保證金、約定比例的月度分成款及一次性獎勵金。2018年4月,傳奇IP簽署《授權證明書》,授權浙江九翎開發的HTML5移動遊戲“龍城戰歌”發行和運營的權利。

2018年12月,愷英網絡披露,浙江九翎收到了韓國商事仲裁院送達的《仲裁申請》,傳奇IP主張浙江九翎向其支付包括保證金、月度分成款等合計1.71億元。愷英網絡同時對“未支付款項”予以否認。

然而,2019年5月,傳奇IP再度遞交索賠聲明,並將索賠金額提升至25億元。愷英網絡公告表示,傳奇IP已經涉嫌惡意仲裁,“提出極高索賠金額對公司進行訛詐”。

同年12月,傳奇IP再次在庭審中將索賠金額增加至76.62億元,而愷英網絡當時的市值僅約60億元。

截至2019年末,浙江九翎淨資產賬面價值爲0萬元,評估價值爲-20.6億元。愷英網絡公告稱,股權轉讓後,無需投入大量資源應對法律糾紛,有利於專注產品開發的運營。

據愷英網絡9月18日公告稱,浙江九翎的股權轉讓已經完成,另外公司已與浙江九翎原股東周瑜、李思韻達成調解,兩股東將支付賠償款7.40億元,其中周瑜將賠償6.03億元,最後一筆賠付期限在2024年3月14日前,重慶國恆對周瑜的支付義務承擔訴訟保全,最高擔保金額爲3億元。

禍不單行

事實上,愷英網絡的煩惱不僅於此,管理層的動盪更將愷英網絡置於危機當中。

2019年4月,愷英網絡曾披露,副總經理馮顯超因涉嫌個人經濟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機關調查。

2019年5月6日晚,愷英網絡發佈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王悅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隨後6月12日晚,愷英網絡發佈公告稱,王悅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2019年10月,愷英網絡發佈公告:公司當日收到董事長金鋒家屬送交的《通知函》,稱金鋒因涉嫌內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而就在半個多月前,愷英網絡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

2019年11月14日晚,愷英網絡披露了關於金鋒接受公安機關調查的公告,並已於當日被取保候審。

記者在天眼查上看到,目前爲止,愷英網絡的董事長仍是金鋒,公司控股股東及最終控制人是王悅,持股比例爲21.36%,處於質押或凍結狀態,金鋒持股比例爲6.89%,還未被凍結。

業內人士認爲,王悅被捕可能與之前收購浙江九翎和浙江盛和有關。

2016年,上海愷英以2億元收購浙江盛和20%股權,即估值10億元,僅一年後,上海愷英再次以16.07億元價格收購浙江盛和51%的股權,標的估值升至31億元,並確認商譽20.82億元。

截至2015年,浙江盛和的淨資產爲負,資不抵債。截至2016年5月31日,其淨資產也僅爲4904萬元,交易溢價頗高。

浙江盛和的業績承諾爲2017年至2019年分別實現2.5億元、3.1億元和3.8億元淨利潤。在前兩年完成業績承諾後,浙江盛和2019年業績大幅下滑,致使對其計提商譽減值11.49億元。

在隨後的併購浙江九翎交易中,愷英網絡以10.64億元收購浙江九翎70%的股權,形成了9.55億元的賬面商譽。僅一年後,愷英網絡對浙江九翎計提全額商譽減值準備,加上浙江盛和,共計提商譽減值準備21億元。

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董毅智律師告訴記者:“在案件中披露出了一些信息,包括管理層內鬥、虛假陳述、信息披露違規等,相關的證據已經能夠形成完成的證據鏈證明王悅被捕與併購相關,不過更多定論還需監管部門和檢查機關進行下一步的披露。”

在子公司業績下滑、深陷訴訟泥潭以及管理層動盪的多重影響下,愷英網絡業績直線下滑。

2015年,愷英網絡借殼泰亞股份成功A股上市,2015年至2017年均超額完成對賭協議。然而之後的2018年,實現營收22.8億元,同比下降27.1%,扣非淨利潤實現7731.3萬元,同比大降93.1%。進入到2019年,公司淨利潤爲-20.39億元(受上述商譽減值影響)。2020年半年報數據顯示,公司營收8.12億元,同比下降22.80%,扣非淨利潤爲4665.15萬元。

針對愷英網絡的業務困境,資深遊戲產業時評人張書樂向記者表示:“愷英網絡此前過度依賴爆款驅動,且其在遊戲創新和研發上並沒有太多實質性的投入,反而更多的關注於營銷和在遊戲中引導用戶付費。隨着遊戲精品化和遊戲出海等趨勢的形成,通過換皮、營銷和氪金引導等方式來簡單的驅動爆款誕生的路數已經不再實用,愷英網絡也難免在浪潮之中陷入窘境。但不可否認的是,愷英網絡依然有資本和實力,只是不能再簡單地跟風和押注用營銷驅動的爆款,而是更多的要在遊戲玩法上創新迭代。”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