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熊園觀察

事件:北京時間128日凌晨三點,美聯儲公佈1FOMC會議決議。

核心結論

1.1月FOMC會議如期按兵不動,決議基調依然偏鴿。我們判斷,美聯儲最快也要到年底開始縮減QE,若疫苗接種緩慢,則要到2022年纔會開始縮減QE,加息最快也要到2023年底。

2.綜合考慮美國經濟邊際修復速度、市場通脹預期情況、貨幣和財政政策等因素,並結合歷史上類似階段的表現規律,我們認爲2021年美債收益率上行速度不會太快,10Y美債收益率在2021年底可能回升至1.5%-1.8%之間,仍低於疫情前的水平。

正文如下:

11FOMC會議如期按兵不動,決議基調依然偏鴿,縮減購債爲時尚早。

1FOMC會議中,美聯儲維持聯邦基金目標利率0-0.25%不變,維持購債規模不變,符合市場預期。FOMC會議聲明的變化主要在經濟方面,對近期經濟表現的表述修改爲“近幾個月來,經濟活動和就業的復甦步伐有所放緩,疲軟集中在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部門”;對經濟前景的表述修改爲“新冠病毒將繼續(刪掉了‘在短期內’)嚴重影響經濟、就業和通脹,並(刪掉了‘在中期內’)對經濟前景構成相當大的風險”;此外,新增了“經濟路徑還取決於疫苗狀況”的表述。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經濟前景仍充滿不確定性,距離實現就業和通脹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實際失業率接近10%,在疫情過去後,仍需要幫助失業人羣重返就業崗位;如果經濟復甦放緩,前瞻指引將傳達加碼寬鬆的信號;財政政策是絕對必要的,如有必要,緊急借貸工具仍是可用的;未來幾個月的通脹回升將會是暫時性的,現在看到的任何情況都不會導致令人不安的高通脹,美聯儲將保持耐心,對短期的通脹小幅回升不會做出反應;財政政策和疫苗預期推動了近期資產價格的上漲,貨幣政策並非推動資產價格上漲的主因;現在討論縮減購債還爲時過早,決定縮減購債時將會與公衆溝通,並且會是循序漸進的

總體來看,本次FOMC決議依然偏鴿。美聯儲自20207月以來首次表示經濟復甦步伐放緩,對疫情持續時間和疫苗進度均保持謹慎,對通脹回升的信心也依然較弱。我們判斷,美聯儲最快也要到年底開始縮減QE,若疫苗接種緩慢,則要到2022年纔會開始縮減QE,加息最快也要到2023年底。

22021年美債收益率上行會有多快?

>美債收益率的中長期走勢主要由經濟表現、貨幣政策、通脹走勢共同決定,短期內還會受避險情緒、財政擴張等因素擾動。需注意的是,美債反映的是經濟的邊際變化,而非同比增速,因此美債收益率與美國製造業PMI走勢高度一致;此外,美債反映的是市場對於未來通脹走勢的預期,因此美債收益率往往領先通脹變化。

>20208月以來,10Y美債收益率由0.52%持續回升至1.1%左右,主要反映了經濟基本面和通脹預期的變化:美國製造業PMI20204月的41.5%持續反彈至202012月的60.7%TIPS隱含的1年期通脹預期也由20207月底的1.0%反彈至當前的3.2%。往後看,當前美國製造業PMI幾乎是1985年以來的最高值,未來大概率回落;而3.3%的預期通脹率處在2010年以來95%的歷史分位數,即當前美債收益率已經很大程度上price-in了美國通脹的回升。在經濟邊際改善速度趨於放緩、通脹很難明顯超預期的情況下,美債收益率繼續上行的動能將有所減弱。

>當前美債所面臨的宏觀環境非常像2002-20032010-2011這兩輪時期,即:經濟反彈最快的時間已經過去,邊際改善速度在放緩;通脹由於基數原因快速衝高,但隨後持續回落;貨幣寬鬆力度在邊際遞減,並且貨幣寬鬆週期臨近尾聲。在這兩輪時期中,美債收益率均表現爲持續下行,而並未跟隨通脹出現持續大幅反彈。但本輪週期有兩大不同之處,一是受疫情影響,美國服務業復甦緩慢,若疫苗接種順利,服務業仍有較大改善空間;二是在民主黨控制國會兩院的背景下,拜登新一輪1.9萬億財政刺激計劃有望成功落地,從而美債發行將繼續增加。因此,當前美債收益率仍趨上行,難以像2002-20032010-2011那樣出現持續下行。

>綜上分析,我們認爲2021年美債收益率上行速度不會太快,10Y美債收益率在2021年底可能回升至1.5%-1.8%之間,仍低於疫情前的水平。

風險提示:

美國疫情超預期好轉;美國通脹超預期擡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