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裏的張飛,是粗魯暴躁的形象,但他在巴郡設計捉嚴顏,又用義收服嚴顏,給人以全新的形象。

軍師龐統死在落鳳坡,劉備進攻西川遭遇了挫折,爲挽回局面,劉備派關平回荊州搬救兵,諸葛亮得到消息後不敢怠慢,親率大軍入川增援劉備,他兵分兩路,派趙雲走水路,張飛走旱路,臨行前告訴二將,誰先到雒城誰就是頭功。張飛急脾氣,催軍急進,來到了巴郡。

巴郡守將是西川名將嚴顏,使一口大刀,有萬夫不當之勇,在西川那是老資格了,歲數比黃忠還大,這一路到雒城的關隘守將,都是老將嚴顏的徒弟和部下,嚴顏早就探聽到張飛要去雒城,自己鎮守的巴郡是必經之路,嚴顏下了決心,要讓張飛一世英名毀在巴郡,他事先做了十幾輛囚車,第一輛大號囚車就是給張飛準備的。

張飛安營紮寨後,親自來到巴郡城下探聽虛實,有一個小校對張飛說“三將軍,城門口排列的囚車,那個特大號的上邊,寫的就是你的名字,”張飛這個氣,扭頭瞪了那個軍校一眼,把軍校嚇得差點坐地上,心想:又要挨鞭子了。張飛卻出人意料的笑了,用鞭子指着巴郡城說:“明天我就活捉了嚴顏,把他裝到那個大囚車裏,”說完回營了。

第二天,張飛披掛整齊,來到巴郡城下叫陣,但不論怎麼叫陣,嚴顏閉門不出,張飛下令攻城,城上一頓亂箭,嚴顏在城頭上一箭射中張飛的頭盔,把張飛氣得火冒三丈,手指着嚴顏罵道:“等我捉了你這個老匹夫,就把你煮着吃了。”但人家不出來只能乾着急。

原來老將嚴顏早就聽說張飛勇猛,要先避其鋒芒。他堅守不戰出於兩點考慮:

1:張飛遠路而來,糧草供應不便,堅守一個月,張飛斷了糧草就不戰自亂了,

2:張飛的脾氣十分暴躁,如果連續多天打不下巴郡,肯定會獸性大發,把氣撒在軍卒身上,張飛有鞭打士卒的毛病,這樣時間長了,張飛的軍心必變,到時在乘機發動攻擊,就能生擒張飛。

老嚴顏認爲張飛有勇無謀,給張飛下了個套,如果張飛按照嚴顏的思路走下去,必敗無疑,可這次張飛給了嚴顏一個驚喜。

張飛見嚴顏不出戰,也動上腦筋了,既然罵陣沒有作用,那隻能用誘敵之法了,他也想出一計,不在去城下討戰,派了一些軍士四處去砍柴,打探道路。嚴顏見張飛多日不來叫陣,心裏也納悶,這張飛想幹什麼呢?必須要瞭解情況,於是派了十來個軍卒,穿上張飛軍卒的服裝,混到了砍柴的隊伍裏,這一切早在張飛的預料之中,他見嚴顏中計了,拍了拍自己的腦門,自思道:“誰說你家三將軍不會用計,只要我想用計就準能成功。”想到這,自己都笑了。

等砍柴的士兵回營後,張飛故意跺着腳大罵:“嚴顏匹夫,氣死我了。”這時候有幾個打柴的士卒來安慰張飛說:“將軍不要生氣,我們出去砍柴打聽到一條小路,可以繞過巴郡,”張飛故意裝作很高興的樣子,說道:“今天晚上我在前邊開路,各營將士隨後,偷過巴郡,不可走漏消息。”張飛的樣子讓混在砍柴隊伍裏的幾個巴郡士兵差點笑出聲來,他們找機會回到巴郡,把張飛的計策報告給嚴顏。

嚴顏知道後十分高興,心想:“張飛無謀之輩,果然奈不住性子了,我今晚先去小路埋伏,打他個措手不及。”嚴顏把張飛當成有勇無謀之輩,這次要喫大虧了。

晚上,嚴顏親自埋伏在小路旁的樹林裏,一直等到半夜,就見張飛手拿丈八蛇矛,騎馬走在隊伍的最前邊,嚴顏看見張飛的糧草輜重出現,帶領伏兵殺了出來,正這時,就聽背後鑼聲響亮,張飛哇哇暴叫着殺上前來,嚴顏明白中計了,剛纔看見的張飛原來是個贗品。

嚴顏回過頭來大戰張飛,但局勢對他太不利了,嚴顏手足無措,不到十個回合,張飛賣個破綻,讓過嚴顏的大刀,伸手把嚴顏生擒過來,扔到地上,捆綁手過來把嚴顏捆了起來。嚴顏已經六十多歲了,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還能抵擋張飛幾個回合,武藝還是不錯的,如果出在年輕,武藝應該和魏延等人不相上下。

經過這次交戰,嚴顏也對張飛刮目相看了,以前嚴顏認爲,張飛有勇無謀,不足爲懼,現在看來自己單挑打不過張飛,論謀略也甘拜下風,嚴顏輸的心服口服。

張飛來到巴郡後,下令不要驚擾百姓,然後出榜安民,局勢很快穩定下來。張飛早有收服嚴顏的心,只要嚴顏歸降,這一路上就能不費刀槍,長驅直入殺到雒城,但張飛也有意看看嚴顏是英雄還是狗熊,張飛對英雄好漢十分尊重,瞧不起沒有本領的人。

刀斧手把嚴顏推到張飛的大帳,嚴顏面無懼色,立而不跪,張飛看嚴顏這個架勢心裏就有幾分欽佩,故意圓睜環眼,大喝道:“張飛到此,你爲什麼不早來投降,還敢據敵天兵,”嚴顏把眼一瞪,怒斥張飛道:

汝等無義,侵我州郡!但有斷頭將軍,沒有投降將軍!

張飛一聽心想:這老將軍行啊!讓我在試他一試。張飛環眼一瞪,裝出大怒的樣子,喝令刀斧手:“把嚴顏匹夫推出去斬首,”嚴顏聽了說道:“要殺便殺,發什麼火,”說完昂首挺胸就要往外走,張飛見火候差不多了,馬上給嚴顏賠上一副笑臉,走過來攔住嚴顏,親自解開嚴顏的綁繩,把嚴顏扶到正坐上,倒頭下拜,說道:“張飛多有冒犯,望你見諒,老將軍真豪傑也。”

關鍵時刻,張飛真有拿手的,嚴顏是他的俘虜,他把嚴顏讓到上坐,還給嚴顏下跪,把老嚴顏也弄蒙了,趕緊把張飛扶了起來,真心歸順了張飛。《三國志》評價張飛,義釋嚴顏,有國士之風。

張飛得到嚴顏鼎立相助,一路上兵不血刃,先趙雲一步來到了雒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