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重金求才,廣州舊改攪局者升龍攬下頻繁跳槽的實地舊將李斌

在重金引入總裁張海民之後,準備在廣州安營紮寨的“舊改大王”升龍再次招來兩名在行業中有一定知名度的高管。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多方瞭解,升龍已於近期引入原實地地產執行總裁兼CFO李斌以及原碧桂園文商旅集團副總經理劉嘉,不過截至目前,升龍方面暫沒有對外透露兩位高管的職位與分管業務。

升龍是一家專注於城市更新領域的“遊牧式”房企,原因在於,它的經營模式是在一座城市大肆攬下多個城市更新項目,之後轉移大部隊至另一座城市另起爐竈。在廣州之前,它在鄭州也是“舊改大戶”,但取得的成效卻很難得到當地人正面的評價,項目匆匆收尾的有,沒有達到預期的也有。

正是因爲如此,升龍在廣州儘管來勢洶洶,也躊躇滿志,但廣州業界對升龍的發展卻充滿疑慮。就像本次重金引入高管的事件,瞭解升龍以及接近上述兩位人士的同行都抱觀望的態度。“(升龍)路子野。升龍的口碑,你也是知道的。”一名TOP3房企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升龍的高管班底

本次加入升龍的高管中,李斌是比較有故事的一位。翻看他在房地產行業的從業經歷,有不少明星公司,但每一家呆的時間都不長。公開資料顯示,李斌於2008年5月加入龍湖,歷任龍湖投資及財務經理、龍湖西安區域公司財務經理及龍湖青島區域公司首席財務官。

離開龍湖之後,李斌換了五家公司,分別是旭輝、鴻坤、華夏幸福、泰禾和實地。在泰禾的時候,他的職位是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在2019年4月加入實地之時,他同樣是實地分管融資、資金、財稅的CFO。

李斌在實地迎來了他的“高光時刻”,2020年8月,李斌被提拔爲執行總裁,其時業界已經傳出實地副董事長、總裁劉森峯即將離職的消息,對李斌的提拔,也被視作是他將被重用的信號。

但李斌與實地總裁這一崗位的蜜月期也並未持續多久。今年年後,李斌也被傳出從實地離職。這是一個頗爲令外界意外的消息,彼時實地的迴應是他將加入實地地產董事長旗下的黑洞投資,但很顯然,他與張量終於還是分道揚鑣,加入了同城的升龍。

升龍暫時沒有對外宣佈李斌的職位,但如果從李斌的從業經歷來看,他與升龍的能力需求是相匹配的。城市更新儘管是回報率高的一門生意,但城市更新前期的資金投入大,如何合理調配資金,正是升龍的當務之急。而李斌在多家上市房企有任職經歷,這或許正是升龍所看重的部分。

反觀另外一位引入的高管劉嘉,他的從業經歷同樣頗有看點。劉嘉在凱德有近十年的任職經歷,從凱德出走時,他的頭銜是華南分區總經理。之後轉會至寶龍,但大約一年之後,劉嘉再次跳槽至碧桂園,任文商旅集團副總經理。

兩名曾經與劉嘉共事過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劉嘉在碧桂園能夠發揮的能量很小,“(在碧桂園)他沒有幹出個什麼來。”

升龍需要一位商業運營的高管,是因爲之前在鄭州開發項目的過程中有不少綜合體項目需要運營。升龍最近有關商業板塊的消息是,4月12日,升龍集團與萬達集團在洛陽市西工區簽署合作協議,共同建設升龍萬達廣場商業綜合體。

在升龍的官網上,商業管理板塊的落地項目分佈於鄭州、洛陽、福州和南京等城市,劉嘉的加盟能夠爲升龍的商業運營帶來何種改變,值得觀察。

而在本次兩名高管加入之前,升龍所引入的總裁張海民則有過萬科、陽光城的背景。業界對他的評價最重要的一個標籤是“擅於收併購”,在陽光城任職總裁期間,張海民大手一揮做了不少項目併購,但如果日後評判這些項目的優劣,很難有定論。

一名瞭解陽光城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張海民收的項目到現在還有不少在消化中。

“過江龍”攪局

回看升龍的擴張歷程,它的發展模式和戰略導向與時下以高週轉見長的房企沒有太多相似之處,它也形容自己是“保持低槓桿運作模式”的房企。

升龍於1999年創辦於福建,據升龍官網介紹,升龍集團在城市更新領域深耕20年,累計完成20多箇舊改項目,面積逾3000萬平方米,總投資額超2000億元。

2005年,升龍開始重倉鄭州,陸續參與了小李莊、小崗劉、窪劉村、鳳凰臺村、劉寨村、農業路等城中村改造項目。

看起來戰功赫赫,但升龍留給鄭州的不全是好印象。2020年10月,一名鄭州市民在鄭州高新區梧桐辦事處上了留言,升龍又一城商業佔據高新區核心路口,爛尾至今,希望政府能出面盤活商業廣場。

鄭州高新區梧桐辦事處則回覆,對於升龍又一城相關問題,梧桐辦事處一直高度重視,成立升龍又一城項目專案組,升龍又一城的商業招商問題辦事處及上級部門已經在協調,並且建立了推進解決微信羣,辦事處領導和社區以及業主代表還有開發商老總皆在羣內。目前正在針對154家散戶委託協議進行協商確定。

這是升龍在鄭州發展的一個縮影。升龍鄭州的不少項目直至升龍轉場都存在各種各樣的議論,但這樣的經歷沒有打擊升龍在廣州的雄心壯志。

2017年,升龍進軍廣州,據《每日經濟新聞》此前報道,升龍目前在廣州的9箇舊改項目改造總用地面積約1489.61萬平方米,預計投資金額約948.25億元(含合作項目)。

升龍在廣州的項目中,進度較快的是位於黃埔的九龍鎮湯村舊改,目前它的商品房升龍·學府上城即將公開銷售,不過據21世紀經濟報道2021年1月份走訪這一項目時瞭解到的情況,目前項目的建設仍處於較爲前期的階段。

其他的項目,位於南沙的金洲、衝尾項目也在陸續推進中。公開資料稱,這是南沙舊村改造速度最快的項目,目前已完成全體村民簽約。不過,這一項目曾於今年年初陷入“停工疑雲”。此後項目方還發布公告澄清,是由於金洲衝尾項目沒有取得完整的施工許可,被南沙綜合行政執法局及住建局叫停,並拆除塔吊,公告還強調“不存在企業跑路或項目爛尾情況”。

一名瞭解升龍情況並與升龍有過合作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從實際觀察來看,升龍還是一家“大有來頭”的房企,畢竟在廣州能夠拿下這麼多的項目“絕非一般企業”。

不過,上述人士續稱,就升龍在廣州的後續發展情況仍有待觀察。他指出,從升龍職業經理人的流轉速度來看,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家“老闆意識”很強的企業,而且在標準化的流程上也並不成熟,“兩三個月就換一批人來跟我們對接,搞得我們也很無所適從。升龍現在在廣州也還沒有項目出來,到底能不能獲得市場的認可也很難講,現在也只能說,中規中矩吧。是不是過江龍,也要時間證明。”

(作者:吳抒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