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賈躍亭的地產“債”

來源:新浪樂居

樂居財經 張文靜 發自北京

四年前,孫宏斌淚灑業績會的一幕,至今仍被外界津津樂道。

彼時,樂視陷資金鍊危機,孫宏斌帶着150億馳援“老賈”。他說,如果不投“老賈”,樂視就死了。孫宏斌眼中含淚,一度哽咽說,“得一直幫老賈,一定要把樂視做成一個好公司”。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上百億打了水漂,半年後,孫宏斌改口了,當着媒體的面,狠狠地把樂視“吐槽”了一番。

孫宏斌並非被賈躍亭“坑”過的第一位地產大佬,前有傅軍,後有許家印。在賈躍亭這顆“雷”上,地產商前赴後繼。爲此,有人戲稱賈躍亭爲“地產大佬剋星”。

近日,賈躍亭又遭海南三亞一家名爲“三亞曙光房地產有限公司”的房企追債1.6億元。

債多不愁。遠在美國的賈躍亭,正全力投入他的FF造車大業,絲毫沒被這筆債影響。6月20日父親節當日,他在微博發文,“FF就像我的孩子,我永遠爲此自豪!我和FF合夥人將繼續全力投入,並引領汽車行業朝互聯網智能電動的方向變革。”

1億元“打水漂”

2017年1月,孫宏斌帶着150億趕到樂視,苦口婆心勸“老賈”什麼叫斷臂求生、什麼叫破釜沉舟。但“老賈”連一根羽毛都不願捨去,生生“把一手好牌打爛”。

到了6月,樂視危機不僅沒有解除,反而愈演愈烈,敗局難以挽回。賈躍亭又找到另一位地產朋友,也就是這次向他追債的三亞曙光。

賈躍亭聯繫了三亞曙光的“張總”,見了面,賈躍亭開門見山說“急缺錢,需要短期借用資金週轉一下”。“張總”痛快答應了。

不得不說,賈躍亭用他的魅力打動了不少人,身邊結交的都是“義氣”兄弟。6月12日,一筆1億元資金直接打到了樂視的賬戶。直到2個月後,雙方纔補簽了借款協議。

協議約定,賈躍亭向三亞曙光借款人民幣1億元,期限自實際放款日至2018年1月12日止,借款年利率爲10%。

此外,賈躍亭如逾期清償,不超過15日,應向三亞曙光按借款總金額的日萬分之六賠償遲延還款違約金;如逾期清償超過15日,自第16日起應向甲方按借款總金額的日千分之一賠償遲延還款違約金至實際清償日止。

拿到三亞曙光的錢不到1個月,賈躍亭悄然飛去了美國,再也沒回來。外界關於賈躍亭“跑路”的質疑滿天飛,起初三亞曙光對賈躍亭還抱有充分信任,相信賈躍亭能東山再起。沒想到,賈躍亭在美國申請破產。

2018年1月,借款期限屆滿,三亞曙光開始了追債之路。這時與三亞曙光溝通債務的已非賈躍亭本人,而是賈躍亭債務小組成員。

據悉,該成員還曾向三亞曙光發送郵件,讓後者參加破產重組方案,遭到拒絕。2020年9月,三亞曙光直接向法院起訴,要求賈躍亭還款。

然而,賈躍亭已遠在美國,身上揹負的債又豈止這一筆。截至目前,賈躍亭有27條被限制高消費信息,債權人包括深創投、民生信託、平安證券等;5條被執行人信息,被執行總金額28億元;歷史被執行人信息高達57條,涉及金額215億元。

三亞曙光追債之路註定艱難。賈躍亭又“傷害”了一位地產兄弟。

據悉,三亞曙光成立於2007年4月,註冊資本1億元,由海南茂辰實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和劉志軍各持股99%、1%。前者由兩位自然人姚繼韻和陳遠軍各佔一半股份,穿透可知,二人爲三亞曙光最終受益人。

樂居財經瞭解到,三亞曙光和北京八大處地產集團在三亞合資開發了“公園88號”,是頗爲知名的公園地產項目。

地產大佬的“劫”

賈躍亭頗受地產大佬垂青。

最早是傅軍。2016年8月,新華聯集團與樂視控股集團簽署協議,出資5000萬美元,投資樂視智能電動車項目。次月,賈躍亭公開宣佈融資消息時,傅軍也在其特別感謝之列。

賈躍亭和傅軍同爲泰山會成員。據悉,泰山會是中國最知名、神祕的大型商會之一,會員單位均是商界大佬,包括聯想控股泛海集團、復星集團、巨人集團等。

如今,賈躍亭造車一地雞毛,傅軍因多項投資失敗,自身也負債累累。爲維持生存,新華聯集團不得不拋售優質資產。

再就是公開與賈躍亭“撕破臉”的孫宏斌和許家印。

2016年底,陷入資金鍊危機的賈躍亭經時任葛洲壩董事長何金鋼的引薦,認識了孫宏斌,兩人一見如故,聊至深夜。之後短短36天,雙方完成了融資談判。

孫宏斌說,“我第一次特別有投資衝動,以前從來沒有這樣過。”

投資樂視,孫宏斌很大程度上是認準了賈躍亭這個人,他毫不掩飾對賈躍亭的欣賞,“老賈擁有這個時代非常稀有的企業家精神,尤其是看了老賈的賬後,更佩服他了,這麼點錢幹這麼大事。”

一年後,孫宏斌終於認栽。在2018年3月融創中國業績發佈會上,孫宏斌公開承認“樂視是一個失敗的投資,165億都虧損,計提爲零,這不是壯士斷臂,而是斷頭了。”

2018年9月,“血虧”的孫宏斌再次出手,拍下樂視網旗下資產樂視影業和樂視致新,隨後融創將上述兩個平臺,與從王健林收購而來的東方影都影視產業園整合,成立融創文化集團,交由其子孫喆一打理。

將樂視體系甩給孫宏斌後,賈躍亭找到了下一任金主。2018年,恆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親赴美國,考察賈躍亭的FF,表示“投資FF絕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當年6月,恆大健康公告稱,恆大集團以67.46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股份,間接獲得FF母公司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權,成爲FF的新股東。

但短短四個月後,賈躍亭就“翻臉”了。

按恆大健康的說法,在得到恆大首期8億元投資後,FF團隊不到兩個月就燒完了,還要求提前再給7億元美元。遭拒後,賈躍亭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恆大融資同意權以及撕毀所有合作協議。經過兩個月的糾纏,2018年底,恆大和FF分手了。

離開了賈躍亭,恆大健康直接更名恆大汽車,許家印自立門戶,開始了自己的造車事業。

賈躍亭爲何如此受地產大佬青睞?有分析人士認爲,隨着行業和政策環境變化,房企也在尋求轉型。融創押寶大文娛,恆大則看準了造車新事業。所以,儘管孫宏斌承認投資樂視失敗,但他仍堅稱投資樂視的邏輯是對的,是投資消費升級板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