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侃紅樓324:茯苓霜至,草木精華伏黛玉,粵東造訪,亡家滅門藏伏筆

芳官給柳五兒要了半瓶玫瑰露,柳家的非要分一點送給孃家侄兒,柳五兒不太同意,認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萬一出了問題得不償失。

柳五兒不同意不是小氣,一來玫瑰露確實稀少,她本就不多,分一些不願意。二來也擔心私下傳遞惹禍。

賈家內宅嚴謹與外面傳遞物品,柳五兒和柳家的嫂子無職,平時都不怎麼進來,更嚴謹攜帶東西進出。

柳家的不聽女兒勸說,執意去給侄兒送玫瑰露。正巧她哥哥在門上當值時,有粵東的官兒來拜訪,送了兩簍茯苓霜給賈家,又拿出一簍分給門上衆門子。柳家的哥哥也分了一包。舅母拿出來一份送給外甥女柳五兒喫,說是最滋補身體。

(第六十回)她嫂子說:“……只有昨兒有粵東的官兒來拜,送了上頭兩小簍子茯苓霜。餘外給了門上人一簍作門禮,你哥哥分了這些。這地方千年松柏最多,所以單取了這茯苓的精液和了藥,不知怎麼弄出這怪俊的白霜兒來。說第一用人乳和着,每日早起喫一鍾,最補人的;第二用牛奶子;萬不得,滾白水也好。我們想着,正宜外甥女兒喫……”

從柳家的送玫瑰露,到她嫂子還給茯苓霜,體現出姑嫂關係和睦,兄妹兩家交往親密。

前文我們分析柳家的影射王夫人與孃家的關係好,多少有“胳膊向外拐”的嫌疑,這裏不多贅述。

需要注意茯苓霜和粵東的官兒這兩個線索。前文提到趙姨娘的內侄錢槐要“強娶”柳五兒的小插曲。按說於情節沒有任何推動,就表明是一處重要伏筆。

錢槐是趙姨娘侄兒,諧音“有錢學壞”,大有薛蟠之意。柳五兒又是林黛玉之影。

錢槐“強娶”柳五兒呼應薛蟠強搶香菱,都預示林黛玉日後被迫與賈探春一起遠嫁海外異國爲王妃的故事。

林黛玉爲了賈家而“被迫”,伏筆在“茯苓霜”中。

而林黛玉“被迫”的因由,則與“粵東的官兒”有關。

前文簡單講了茯苓霜,本文再詳細解釋一下這段故事的關聯。

茯苓霜是寄生於千年松柏根部的茯苓之精提取。茯苓吸收松柏之精,再取其“精”和藥製成茯苓霜。

茯苓霜符合“草木精華”的設定。與當日太虛幻境中的羣芳髓、千紅一窟、萬豔同杯類似,代表了女兒之精神。

而《紅樓夢》中女兒多病,秦可卿、香菱、晴雯、齡官、林黛玉甚至王熙鳳,她們的病都是消耗而死。

秦可卿與香菱的症狀幾乎一樣,周瑞家的說香菱有“小蓉大奶奶”的品格,推測二人都是“血竭之症”,最後“荷枯藕敗”而死。

晴雯的“女兒癆”是假,齡官的“女兒癆”是真,但她們同樣屬於“枯萎”之病。晴雯瘦成一把骨頭而死,齡官下場叵測。

林黛玉的結局是“淚盡而亡”,也屬“荷枯藕敗”。與香菱、晴雯一樣堪爲金陵十二釵三冊之首。

王熙鳳是下紅之症引發血崩症,流乾血液枯萎而死……

她們的死亡與茯苓吸收松柏之精,又被榨取精華調配成茯苓霜的意思相通。

尤其王熙鳳爲賈家也算嘔心瀝血,秦可卿也是披肝瀝膽,死後還在託夢。而林黛玉一來賈家就說她服用“人蔘養榮丸”,相當於將“人生”全部“犧牲”給賈家,都與茯苓霜的意思契合。

玫瑰露引出茯苓霜這段故事,通過柳家的求芳官將柳五兒引薦去怡紅院,再插曲錢槐惡意要娶柳五兒,帶出茯苓霜,分明都是林黛玉日後將要爲賈家犧牲的伏筆。

我們將視角再回到“石呆·子失扇子”故事,的寓意:賈寶玉逢冤被人陷害,林黛玉爲了寶玉,被迫與賈探春二女同嫁海外異國爲王妃。犧牲自己,成全賈家和賈寶玉。後文《姽嫿詞》林四孃的故事還有補充。

林黛玉只要離開賈家和賈寶玉,註定不可能苟活。根據賈探春判詞、《牡丹亭·離魂》和慧孃的故事推測,林黛玉於清明時節乘船西去,到八月十五當晚“冷月葬花魂”淚盡而亡。《題帕三絕》也給了答案。之前解釋過不多贅述。

茯苓霜代表林黛玉的犧牲。更要聯繫薛寶釵的冷香丸中那團異香異氣的藥引子!所謂“冷香”,林黛玉後來和賈寶玉說她身上的那股奇香就是冷香。薛寶釵無香,是吃了冷香丸纔有的藥香。

按照神話故事推測,癩頭和尚給的那團藥引,是抽取絳珠仙草的精華無疑。因爲失去大量“冷香”精華,林黛玉出生纔會先天不足無藥可治,她的生機都給薛寶釵“吃了”。

絳珠仙草的精華給了薛寶釵大部分,林黛玉的眼淚流逝一部分,最後爲賈寶玉犧牲淚盡,一如茯苓霜,被榨取了所有的精華,只爲了滋養別人。

講完茯苓霜的隱喻,再來說帶來茯苓霜的粵東官兒。原文沒說來了幾個人。他們來時也巧,賈家主人一個不在,皆因不爲拜訪而來。

粵東就是廣東,屬粵海將軍轄區。粵海將軍姓鄔,不久後在賈母八旬之慶時,送來了一副玻璃炕屏。

粵東的官兒是粵海將軍轄下,他來賈家自然有原因。

後文賈政回來才知外派三年學政,去的地方竟然是海南島。他在中秋節送給賈寶玉的幾把扇子,就是海南島帶回來的。

當初賈政被外派學政時,我們就提到是皇帝的明褒暗貶。

賈元春晉升賢德妃後,賈家一點好處沒撈到。反而是王子騰這孃舅沾光。賈母“心裏不自在”不去王子騰夫人的生日,對此不樂意。

賈政被外派學政很是諷刺,想他一個“蔭官”,沒有參加過科舉去做學政外行領導內行,哪裏有人會看得起他這世襲的二世祖,皇帝老丈人?

皇帝外派賈政做學政,就是用最不恰當的崗位,對賈家行最嚴厲的敲打。何況派駐的地方還是粵東和海南島那種當時的“蠻荒”。

海南島、廣東、廣西在古代環境惡劣,一直是流放朝廷官員的所在。蘇軾流放海南島,纔有了海南第一個科舉進士。柳宗元、王守仁都去了廣西,也是各有成就。

但他們大多屬於不得志,賈政去到海南島能開心麼?那個地方註定做不成功績,從他的書房叫夢坡齋,也知道與蘇軾一樣等同於貶官。

蘇軾之前捲入烏臺詩案,有“謀逆”之罪。賈政在粵東與粵海將軍交往密切也遭忌諱。不排除粵海將軍父祖都是寧榮二公的老部下,這次粵東的官兒來賈家,也可能帶回賈政的消息。

當然,茯苓霜既然代表林黛玉的犧牲,粵東的官兒就一定帶來了讓林黛玉犧牲的禍源。

粵海將軍鄔家有“無家”之意,他們送給賈母的玻璃炕屏易碎,也有家破人亡之意。

前後兩架玻璃炕屏,一架來自王家(亡家),一架來自鄔家(無家),細思極恐。王家和鄔家是賈家之禍源。

後文林黛玉和賈探春二女同嫁海外異國,肯定是下西洋去西海沿子,也一定與南安太妃和粵海將軍有關。起碼護送二女下西洋的一定是粵海將軍的職責。

綜合所有線索,賈家與粵海將軍走得近,與北靜王結黨,釀成賈家抄家之禍。

皇帝一直在刁難賈家,致使賈寶玉逢冤受難,林黛玉和賈探春被迫遠嫁等一系列故事。也是八十回後註定的精彩,可惜不得見了。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