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有着“風投女王”之稱的徐新,住在上海浦東御翠園均價20多萬元的豪宅裏,拿起手機在社區羣裏求購麪包和牛奶引發熱議。《財經天下》週刊梳理髮現,徐新這個身家上百億的投資人,雖然過去曾投出京東、美團、網易等多個知名項目,但最近幾年她創立的今日資本投資的項目普遍水花不大。

撰文/ 《財經天下》週刊作者 張繼康 倪萍

編輯/ 陳芳

“風投女王”也買不到麪包牛奶

4月7日,一張有關今日資本創始人徐新的微信截圖在網絡上流傳。

截圖顯示,現居於上海的徐新在微信羣裏發問:“請問哪位鄰居能把我拉到‘糰子麪包羣’?我們家人多,需要麪包和牛奶,謝謝哦!”

在創投圈中,徐新有着“風投女王”的稱號。她創立的今日資本,有無數成功投資案例。

隨後,有關“風投女王搶不到口糧”的消息迅速傳播網絡,有網友調侃徐新投了美團、永輝超市、叮咚買菜,卻還是搶不到菜。還有人找出了徐新曾經寫過的名爲《22億美元算什麼》的書,說幾百億的投資人也在蹲麪包和牛奶。

就在截圖傳出一個小時後,徐新本人發佈了朋友圈,證實了截圖的真實性,稱“麪包牛奶的問題已經解決,自己每天也在參加社區團購”。她還解釋說,因爲她的兒子帶同學上門玩,家裏住了12個人,所以每天食物的需求量比較大。

對於現如今住在上海的近2500萬人而言,每天搶菜、參加社區團購已經成了必備課,即便是身家上百億元的徐新也不例外。面對現狀,各家生鮮電商也在奮力保障上海的物資供應,迎來了一輪新的增長爆發。

據《財經天下》週刊瞭解,截至4月7日叮咚買菜已經召回500名一線配送員,其在疫情期間推出的“叮咚鄰里團”的集約式保供項目,目前已爲上海市近10萬個家庭配送了超過100萬份蔬菜。叮咚買菜稱,近期其訂單量整體上漲50%以上,部分站點單日訂單量達到平時的2倍以上。

每日優鮮方面上海大倉的吞吐量更是達到了疫情前的4倍,爲了確保對上海的物資供應,其還開放了杭州大倉,有幾百名員工住在大倉裏,徹夜加班。

此外,美團和餓了麼等,也在加碼供應上海。美團上線了買菜集單、社區團餐業務,從北京、廣州等地抽調了近千名分揀員支援上海,還投入了一批自動配送車助力最後一公里無接觸配送;餓了麼也面向上海開設了社區團餐服務,同時還成立了名爲“全能超市”的業務部門,負責生鮮商品的供給。

在資本市場,兩家曾上市就破發的生鮮電商也迎來了大幅上漲。哈富證券顯示,每日優鮮本月股價的漲幅超過了70%,叮咚買菜的股價漲幅更是在三天時間內超過了90%。

而這次徐新麪包牛奶問題,網上普遍流傳是叮咚買菜幫助解決的,並且還有一堆人在給她家投餵。對此,《財經天下》週刊向叮咚買菜方面覈實,對方表示不予置評。

徐新與叮咚買菜的淵源頗深,她與其創始人梁昌霖的故事開始於2018年一場犀利的提問。據徐新稱,見到梁昌霖的第一面,她就直接問道:“所有做生鮮的、賣水果的都掛掉了,你怎麼會想到做生鮮電商呢?”

一直在線下摸爬滾打的梁昌霖自然不懼她的發問,他回答說,在把所有社區團購都做了一遍後,結果發現還是跑腿賣菜的業務最受歡迎。

商業嗅覺一向靈敏的徐新沒有放過這個機會,自從發現了梁昌霖這匹生鮮電商市場的千里馬後,她就將叮咚買菜正式划進了今日資本的投資宇宙裏。在叮咚買菜上市前,徐新就連續對叮咚買菜進行了三輪未披露金額的投資。

此後,徐新還頻頻在公開場合爲叮咚買菜站臺,她更是說了“電商的最後堡壘是生鮮,得生鮮者得天下”這個金句,甚至影響了一部分人的創業方向。

2021年叮咚買菜赴美上市時,徐新被其創始人梁昌霖邀請前往現場敲鐘。短髮的徐新身穿精緻的紫色套裝,滿臉笑容地站在梁昌霖左側,與他共同迎來了叮咚買菜的新徵程。

然而上市後的叮咚買菜卻並非如他們敲鐘時那般風光,上市當天,叮咚買菜曾一度跌破發行價,最後報收價爲每股23.52美元,與發行價相比微漲0.09%。

但自2021年11月以後,叮咚買菜就進入一路下跌的狀態,股價最低時每股報價僅爲2.5美元,總市值與最高峯時相比縮水將近93%。股價暴跌與其長期虧損、2021年淨虧損就高達64.29億元有關,也與整個中概股大環境不佳有關。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2022年短短三個月的時間裏,叮咚買菜不僅傳出裁員的消息,還因產品質量問題被北京市場監管局約談。

不過,叮咚買菜上市後,徐新並沒有套現撤場,而是選擇了增持。截止到2021年12月31日,今日資本的持股比例已從上市前的5.1%增至5.9%。患難見真情,得知徐新遇到困難,叮咚買菜如果真的第一時間伸出援手,也合乎情理。

曾投出了兩個“中國首富”

叮咚買菜僅是徐新投資“履歷”中的一個案例。在她過往20多年的投資生涯中,曾投出諸如三隻松鼠、Boss直聘這樣的獨角獸公司,也投過京東、美團等這樣的 “超級平臺”。她所投的網易創始人丁磊、娃哈哈創始人宗慶後,更是相繼登上中國首富的寶座。

幾乎“百發百中”的超強眼光,也令徐新收穫了“風投女王”的桂冠。

但徐新曾否認了這個稱號,“我每天大概工作14個小時,做了20年,已經積累了三萬個小時。如果說我的投資有些小小成就的話,那是因爲我積累了三萬個小時。”

1998年的霸菱投資,是徐新3萬個小時的起點。這年,她所在的香港百富勤破產,她加入到霸菱投資,推開了創投的大門。然而,一年後,徐新就遇上了她風投生涯中的“地獄挑戰”:投資網易,讓她感覺像是坐在了“火山口上”,隨時可能爆發。

1999年,徐新找到丁磊,以每股5美元的價格注資了500萬美元。2000年,網易便在納斯達克上市了,股價也一度漲到30美元。然而好景不長,上市不久,隨着互聯網泡沫被戳破,網易股價掉頭直下,從30美元跌到了0.6美元。當時網易不足一美元的股價,讓其存在着退市風險。

“開他的董事會總是最鬱悶的”,徐新在後來的採訪中曾回憶道,“5個小時的會議,壞消息一個接着一個。”

重重困境之下,網易的投資人決定把這家“麻煩的公司”賣掉。出價是8000萬美元。一個細節是,當時網易的賬上就躺着7000萬美元。“這是非常便宜的價格”,但徐新在董事會上投出了反對票,“不能把公司賤賣”。

這次最終證明徐新眼光的毒辣,此後幾年,靠着網絡遊戲《大話西遊2》,觸底反彈的網易率先走出低谷。2003年,網易已經成爲市值超10億美元的互聯網巨頭,創始人丁磊也坐上了當年中國首富的寶座。

徐新也收穫了8倍的投資收益。儘管投資過程驚心動魄,但其實這並不是她回報最高的項目。

比網易更早一些,徐新接觸到了同爲互聯網企業的中華英才網。最初,還是小公司的中華英才網僅有5名員工。透過它的一份粗糙的商業計劃書,徐新看好互聯網招聘的未來。於是,她自己拿出60多萬元,成爲它的天使投資人。這之後,挺過危機的中華英才網成爲招聘市場上的排頭兵。高位退出的徐新也在這一項目中獲得約800倍的收益。

2005年,初露鋒芒的徐新創辦今日資本。從這時起,徐新創造了更多的投資神話。最爲人津津樂道的,當屬其對京東的投資了。

大約是2007年,在北京的香格里拉酒店,徐新和京東創始人劉強東從晚上10點聊到了凌晨2點。四個小時的交談中,劉強東有兩個地方打動了她:一是京東不打廣告,但每月銷售額都比上個月增長10%,徐新覺察到,“這一定是某個大的品類機會來臨了,打中了消費者的要害”;二是劉強東沒有用PPT,直接在網站上講自己的產品,“很誠信”。

就在當晚,徐新作出了投資決定,不能放他去見其他投資人。

“你想要多少錢?”她問。

劉強東回答,“200萬美元。”

“200萬美元哪兒夠啊!品類機會來臨的時候,你要捨命狂奔吶!”徐新說,“捨命狂奔是需要錢和子彈的。”

最後,不是200萬美元,徐新給了劉強東1000萬美元,這比他自己的報價翻了5倍。

拿着這筆錢,劉強東開始了“擴品類”和“建倉儲”,並進軍新蛋中國的總部上海。由此,正面交鋒的兩家企業打響市場爭奪戰。2008年,新蛋也擴充產品線,並宣佈“所有商品,一律比京東低4%”,很快,新蛋的銷售額做到了近10億。

危機中,徐新力挺京東反擊,並幫助京東貸款了5次,總額約2000萬美元。“我們做早期投資,投一家公司,目標肯定是希望它獨立上市,想要它成爲這個行業裏的第一品牌。”徐新認爲。

京東贏下了這場較量。2010年,據報道,京東銷售額突破100億元,而新蛋僅有18億元。2014年,京東上市,市值286億美元,今日資本淨賺22億美元,摺合人民幣高達百億元。經緯創投的張穎評價徐新“牛得一塌糊塗”。畢竟,經緯和紅杉都錯過了早期的京東。

也正是經過京東一役,徐新成爲了萬衆矚目的“風投女王”。

而在這之外,徐新還投中了衆多的“明星”項目。攜程、知乎、諾亞舟、唯品會、三隻松鼠、永和大王、德青源雞蛋、真功夫等公司背後亦有徐新的身影。其中,據報道,她投資良品鋪子5000多萬元,投資回報率約40倍;投資三隻松鼠約9000萬元,投資回報率約50倍;2021年,BOSS直聘在納斯達克上市,爲徐新帶來超百億元的回報。

手握這樣的成績單,徐新的身家也一路走高。根據2022年胡潤富豪排行榜,徐新身家增長9%,達到160億元。

好公司不能賣太早

一戰成名後,各式各樣的投資者帶着千奇百怪的創業想法找到了徐新。一些報道中描述了這個場面,有人豪情萬丈地表示:“你投錢給我,我保證3個月後成爲中國首富!”有人握拳高喊,“相信我,要是公司業績不翻一番,我馬上從樓上跳下去!”

對此,徐新大多給出了否定的答案。她在多個採訪中表示,能否成爲“第一品牌”是投與不投的關鍵。而第一,往往意味着開拓者和創新者,他們要在無人涉足的領域中開闢新的天地。在她看來,最核心的是創始人的眼光、格局、魄力。

徐新認爲,創始人要有“殺手的直覺”,能夠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比如丁磊,在網易股價徘徊在0.6美元的漫長低谷中,他看到了一個還未爆發的市場——大型多人在線遊戲,他也向徐新發了一個宏願:成爲最好的遊戲公司。2002年,憑藉着《大話西遊2》,網易成功翻身。

創始人也需要具備超強的學習能力,比如美團的王興。在接觸的衆多創業者中,徐新將最高分給了王興。2015年,美團點評合併後,今日資本重磅介入,爲了拿下這筆投資,徐新甚至需要“獲得特別審批”。

“我們重倉美團,持倉比高到許多投資人都無法理解”,徐新稱,這需要投資人對市場和創始人作出判斷。

需要指出的是,在外賣市場上,美團是後來者。但當王興決定入局時,先是模仿,然後迅速將這套打法複製到了三四線城市,等再回到一線市場中,回過神的餓了麼已經“難以招架了”。

如果說快速搶市場僅僅是追平份額,那麼,王興自建配送系統的決定則被徐新視爲“真正拉開距離的戰略選擇”。這就形成了壁壘,訂單密度達到一定程度時,成本還能降。徐新認爲,“時刻保持學習的狀態還不夠,要學得快,才能一邊學一邊做。”

而市場則是影響徐新判斷的另一個維度。

在趕集網與58同城合併後,楊浩湧又創立瓜子二手車、毛豆新車網。2017年,楊浩湧宣佈,將整合旗下現有業務,升級爲車好多集團,實行瓜子二手車、毛豆新車網的雙品牌運作。這一年,市場風口悄悄變化,由二手車轉向了新車直租。

在徐新看來,汽車消費服務領域“市場夠大,痛點夠大”。互聯網顛覆傳統行業的時機已經來臨,這個領域有機會打造一個百億美金的大企業。

對於那些已經投中的企業,徐新信奉“長期持有”的理念。

徐新認爲,好公司不能賣太早。“如果你運氣夠好,又非常努力,正好撞到幾個偉大的公司,那麼,你真的要長期持有,在它身上賺很多很多錢。”她舉例稱,今日資本投資益豐大藥房時,還只有70家門店,但投資後,門店數量已經達到了100家,銷售額也從3億元增長到了20多億元。而未來,益豐大藥房還會做到百億元。“藥店越老越值錢,我爲什麼要賣呢?”

她也曾在朋友圈中分享了持有騰訊股票的喜悅,“16年過去了,我一股沒賣過,一有錢就加倉,500多倍的回報是可喜的,這讓我更加堅信品牌的力量,複合增長的力量。”

很久沒有投出大項目

一直被看作是“女版巴菲特”的徐新,有着與巴菲特相似的投資邏輯,並且有很多拿得出手的明星項目。但是梳理完她最近這幾年的投資事件,發現她想要投出像京東、網易那樣知名的大項目越來越難了。

打開今日資本官網,顯示投資成績單的投資案例裏,包括京東、美團、良品鋪子、三隻松鼠、攜程等都是很多年前投資的,最近幾年投資的項目大多還處於寂寂無聞階段。

2022年前三個月,今日資本僅完成兩筆投資,分別是兒童奶酪品牌奶酪博士的戰略融資以及科技公司芯行紀的A+輪融資。據統計,2017-2021年,徐新掌舵的今日資本投資事件分別爲13起、17起、8起、6起和11起。雖然在2021年,今日資本的投資公司數量有所增加,但大部分還停留在了早期階段。

2017年,今日資本投資的案例中,能算得上跑出來的獨角獸是蔚來、知乎、馬蜂窩,其他的像小豬民宿、我在家、造作、U掌櫃等至今爲止都沒有跑出來,不管在品牌知名度還是在所在領域所佔的份額都不算高。

這一現象在2018年也有所表現,除了追投老項目,這年投資的項目過去四年來,依然沒能跑出獨角獸。2019年今日資本投資的妙生活、貝貝集團、鄰鄰壹還都折戟了,生鮮電商平臺妙生活早在當年年底就失敗了,將所有門店關閉,黯然離場;2020年鄰鄰壹和同程生活戰略合併後,最終還是於2021年7月申請破產,成爲社區團購倒下的一員;2021年8月貝貝集團也走到了破產的一步,留下了一衆討債的供應商。

2021年今日資本投資的最著名的案例是墨茉點心局,沒想到這個成立不到兩年的烘培品牌,也在今年年初爆出裁員的消息。

可以說,今日資本近幾年的投資事件普遍水花不大,除了一直在跟投的叮咚買菜和異軍突起的咖啡品牌Manner之外,便沒有了其他耳熟能詳的品牌。而在Manner身上,不同於對京東、知乎等公司股份的長期持有,徐新早早就清退了股份。

資料顯示,2021年5月,今日資本從Manner的股東列表中撤出,撤離股份約佔35%,回報金額大約在7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兩年來今日資本的投資重心也發生了轉移,從2020年起,更多地把賽道投向了硬科技。據統計,2020年至今,徐新一共投資了6家科技公司,佔了投資總數的近三分之一。

在今日資本官網上可以看到,最近兩筆投資都不是徐新曾經擅長的消費領域。去年11月,今日資本投了高仙機器人C輪融資,聯合軟銀願景基金領投了12億元。稍早之前的9月,今日資本投的是做倉儲物流機器人的海柔創新,領投了D輪融資。 

也不是徐新不願意投消費領域,而是最近一年來,消費領域的整體表現都不太樂觀。青山資本就發文喊話消費領域的創業者,要認清事實,當前行業面臨產品賣不動,流量紅利消失,資本觀望甚至撤資等多重困難,唯一能做的是忘記過去,降低心理預期,節衣縮食,迴歸初心。

當然,也不只消費賽道在遇冷,在整個中概股暴跌、互聯網風雲人物接連退休的背景下,創業並取得成功是一件比以往要難上百倍的事,這也使得像徐新這樣的投資人想要投出偉大公司的難度比過去大得多。

因爲那個風起雲湧的時代已經成了過去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