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灣商業觀察

提起周黑鴨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吧,隨着生活壓力的增加,越來越多的人願意把下班後的繁忙時間獻給綜藝、電視劇、電影,藉此來緩解一天緊繃的神經。

而此時,一份滷味便會是休閒時間的好搭檔。在一衆品牌當中,“周黑鴨“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他們的老大哥。

01

股價一年跌幅四成半,周黑鴨核心指標仍未回到2019

近月,周黑鴨推出盒飯引發市場關注,但其實早年的周黑鴨是做滷味出世的。

周黑鴨(01458.HK)2016年於香港主板上市,歷年財報數據顯示,2013-2016年,周黑鴨的淨利潤分別爲2.6億元、4.11億元、5.53億元、7.16億元。對比來看,同期的絕味食品(603517.SH)淨利潤分別爲1.93億元,2.36億元、3.01億元、3.8億元。煌上煌(002695.SZ)淨利潤爲1.22億元、0.99億元、0.65億元、0.93億元。由此可見,早期的周黑鴨勢頭很猛。

而後,就近三年數據來看,2019-2021年,周黑鴨的淨利潤爲4.07億元、1.51億元、3.42億元。絕味食品淨利潤爲7.91億元、6.93億元、9.67億元。煌上煌淨利潤爲2.26億元、2.87億元、1.45億元。

不難看出,早年的周黑鴨勢頭很猛,優勢明顯,而後,逐漸被同行絕味食品反超,詳細來看,近幾年周黑鴨淨利潤起伏波動不大,2020年有所下降後2021年雖有所回升,但仍不及2019年的水平。

而從股價來看,周黑鴨的表現也值得注意。同花順數據顯示,以一年爲時間,周黑鴨自2021年7月5日起,至2022年7月4日止,跌幅達44.06%。

快消行業新零售專家鮑躍忠對《港灣商業觀察》表示,“總體來看,周黑鴨的優勢在於,做的比較早,拿到了資本的投入,抓住了一個比較好的時期,實現了快速發展。但是現在做“鴨產品”食品的商家越來越多,不僅如此,做麻辣、肉、零食品牌的商家也越來越多了,所以周黑鴨需要針對現在的市場環境即時做出一些營銷售賣方式等各方面的調整,這是一個比較迫切的事。”

02

被絕味食品反超後,賣盒飯是第二曲線嗎?

領頭羊的掉隊從來都不是一朝一夕,曾經被稱作“中國鴨王”的周黑鴨被反超肯定也不是轉瞬之間。

的確如此,現在做鴨產品、麻辣、肉類的人越來越多了,或許也正是意識到了這一點,周黑鴨近日聯手其所參與投資的新式快餐品牌“維小飯”,正式推出了首款聯名盒飯“蜜汁鴨腿飯”。有市場聲音表示,周黑鴨跨界賣盒飯更多隻是供應鏈的一種場景延伸,也有市場聲音發出疑惑,這是爲了發展第二曲線的長遠戰略亦或是先行試水逐步轉型呢?

對此,《港灣商業觀察》聯繫到周黑鴨,未能獲得回覆。

鮑躍忠對《港灣商業觀察》表示,“周黑鴨現在做盒飯這一類的產品延伸,這是當下所必須的。現在如果還是依賴“鴨產品”的話,恐怕會存在不少問題,周黑鴨現在非常迫切的需要把自身產品進一步做拓寬,最好能開發一些市場有熱度的產品。作爲消費者角色來說,近一年沒有品嚐過,但在前年購買過一次周黑鴨的鴨胗,口感並不是很好,基本咬不動。”

未來的周黑鴨能否靠此扳回一城暫不得而知,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絕味似乎正在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佔據更高的市場份額。

早年的絕味鴨脖給部分人的印象或許是產品質量有待完善,而後,絕味鴨脖靠着在保鮮上的改善,對其的營收有所改善。根據洞見數據研究院數據顯示,自2015年起2020年止,周黑鴨與絕味收入對比逐漸拉開了差距。除此之外,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數據顯示,2020年-2021年周黑鴨的淨利潤增速上不及絕味食品。

鮑躍忠對《港灣商業觀察》表示,“對比周黑鴨和絕味來看,兩家的模式確實不同,絕味主要是做加盟模式,周黑鴨主要是做直營模式,直營模式前期能解決資金投入以及人員問題的話,是可以快速發展的。但是發展到一定階段,可能會受投入以及人員問題的影響,會帶來一些瓶頸。而加盟模式,前期可能會稍微慢一點,但是如果前期能夠將模式搭建好的話,在發展起來之後,後期速度會較周黑鴨而言更好一點,兩個模式存在一定的差異。但是就現在來看,最主要的問題恐怕不僅僅是發展模式問題。周黑鴨的模式,以及整個產品體系與銷售方式或許都需要做重大的變革調整。”

“其實除了煌上煌、絕味之外,還有一個品牌也需要特別關注,即爲廖記,廖記的售賣方式、呈現方式要比周黑鴨以及絕味食品好很多,而就絕味和周黑鴨來說,絕味的產品線產品也會相較於周黑鴨好很多。”鮑躍忠補充道。

值得一提的是,國泰君安數據顯示,在2Q22E滷味板塊核心標的更新中,絕味鴨脖預計將於2H22開始推廣廖記2.0版本。餐滷項目疫情期間表現良好。

03

數百條投訴背後,食品安全問題亟待重視

事實上,近幾年也有一些食品安全問題圍繞在周黑鴨身上。

公開消息稱,早在2019年的時候,江西電視臺報道了周黑鴨南昌某門店,沒有健康證也進入了門店上崗,引發了公衆對健康管理制度的擔憂,同時,周黑鴨規定店內滷製品必須在第五天內賣掉,但門店會在重要位置推薦臨過期產品,系統會提示不予售賣過期產品,但門店會用其他發票代替,並表示“40多歲的婦女最麻煩,20多歲的年輕人最好糊弄。”

除此之外,《港灣商業觀察》查詢黑貓投訴發現,截至2022年7月3日,共有299條投訴,已回覆295,已完成245條。問題大多集中不發貨,食物變質有味,食物內有異物,美團上售賣假套餐,客服態度差。

詳細來看,表示食物變質有異物,不發貨,客服態度差的用戶較多。有用戶表示,“周黑鴨5.13餓了麼杭州國大周黑鴨店下單鎖鮮裝大盒鴨脖和鴨鎖骨,當天吃了鴨脖,兩小時後就拉肚子,一整晚都在鬧肚子。第二天拆開鴨鎖骨,飛出一隻蒼蠅巍巍顫顫地落到了正在喫的意麪裏面,意麪也不能吃了!鴨鎖骨還有被撕過的痕跡!”

“周黑鴨真空包裝鴨翅有鴨毛,客服認可爲羽毛後讓顧客退款,顧客拒絕後客服立刻翻臉說不清楚,周黑鴨客服態度令人失望;商品變質導致無法食用,顧客要求賠償,可以接受退貨退款,但是一定要按食品安全法來處理這個問題。客服給出的方案就是退貨退款,一直在浪費顧客時間;在微信周黑鴨商城小程序裏用150減100的券買了152.8元的商品,客服承諾48小時內發貨,隨後遲遲不發貨,無奈在微信平臺投訴,商家反饋的理由是疫情,而顧客所在地區並非疫區,快遞都是暢通的。”不同消費者投訴出的問題或部分顯現出周黑鴨在食品安全以及消費者體驗方面,仍存在較大提升空間。

“產品質量問題對於任何食品企業來說,都是最基本需要解決的問題,倘若食品安全問題出現過多,無疑內部管理急需提升。對於任何食品企業高層而言,食品安全問題都不容小覷。”鮑躍忠表示。

食品安全問題作爲一家餐飲企業的基準線,周黑鴨還需要以更嚴格的標準來服務消費者,而作爲滷味界的老大哥在意識到被絕味反超後及時推出新品,也說明存有危機意識或變革想法。未來周黑鴨能否做回行業的絕對頭部?時間終將回答。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