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email protected]雪球

導語:國產新冠口服藥審批正加速,首家國產新冠藥即將出爐。

隨着國家第九版新冠肺炎防控方案優化調整、取消星號,對應科技部部長王志剛在6月6日中宣部發佈會上表示“我國小分子藥馬上要出來了”

有理由相信國產小分子新冠藥獲批已非常臨近。

目前國產新冠口服藥進展第一梯隊的三家企業河南真實生物、上海君實生物01877.HK)和蘇州開拓藥業(09939.HK),市場傳聞河南真實生物的阿茲夫定將很快獲批

我們先來看下阿茲夫定到底是怎樣的一個藥,背後的真實生物到底是一傢什麼樣的公司

阿茲夫定在巴西、俄羅斯和中國三地臨牀合計人數700人左右的新冠臨牀數據一直還沒有公佈。我們只能通過公開信息及去年作爲艾滋病附條件獲批的老藥部分數據參考

從公開宣傳信息看,唯一有個真實生物針對新冠藥公開的數據是蔣建東院士在4月16日一個ppt上介紹阿茲夫定的臨牀藥效效果,這個數據來源於總共30例的臨牀數據

真實生物在這項初步研究中,20例輕型和普通型新冠患者入組,隨機分配治療後第四天,對照組第一次核酸轉陰率爲30%,而阿茲夫定組核酸轉陰率高達100%

從入組開始,對照組10例患者第一次核酸轉陰時間爲5.6天,而阿茲夫定組10例核酸轉陰時間爲2.6天;從初始治療開始,對照組10例第一次核酸轉陰時間爲9.8天,而阿茲夫定組4例初診患者核酸轉陰時間爲2.5天。阿茲夫定組沒有不良事件發生,而對照組出現3例不良事件

只能說這個數據實在太好了,這也是市場認爲真實能批的關鍵

藥監局6月底更新公佈作爲艾滋病治療的阿茲夫定片的申請上市技術審評報告和說明書裏可以看到:阿茲夫定Ames試驗、體外中國倉鼠肺細胞染色體畸變試驗和小鼠體內骨髓細胞微核試驗結果均爲陽性,是否說明或許存有潛在致突變致癌風險?大鼠與兔妊娠期試驗說明,阿茲夫定可能具有生殖毒性。

注:阿茲夫定說明書中遺傳與生殖毒性

不良反應:

阿茲夫定 2mg組、阿茲夫定3mg組、阿茲夫4mg組、3TC組中發生率最高的不良反應均爲頭暈(38.1%、59.5%、51.2%、53.5%),其他常見的不良反應爲丙氨酸氨基轉移酶升高(35.7%、23.8%、41.9%、25.6%)、γ-谷氨酰轉移酶升高(14.3%、11.9%、32.6%、9.3%)、天門冬氨酸氨基轉移酶升高(16.7%、11.9%、20.9%、14.0%)、血尿酸升高(14.3%、11.9%、16.3%、14.0%)。

阿茲夫定市場有爭議的地方:

第一個爭議是臨牀人數相對較少缺乏足夠說服力。

第二個爭議是用於艾滋病治療引發的副作用,是否可以適用於全人羣,特別是小孩和孕婦是否適用

第三個爭議就是公司背後大股東失信嚴重。

真實生物是一傢什麼樣的公司?我們看公開的工商信息主要變更記錄和融資事件。

真實生物2012年由王朝陽控股的北京興宇中科投資成立後一直表現平平,直到2019年開始引進團隊持股,2020年開始做了兩輪融資,2021年阿茲夫定附條件獲批上市

作爲真實生物大股東實控人的王朝陽一些公開可查詢信息:

從表中可以看到王朝陽正處在困境當中,旗下公司大量失信和部分公司法人被限制高消費

今年6月份還新增兩起訴訟和被法院執行,大量因欠債的起訴書內容可以看出,想盡一切辦法讓阿茲夫定作爲新冠藥獲批,是解決王朝陽困境的辦法

我們再來看下第一梯隊國產新冠藥的君實生物。

2022年5月23日晚,君實生物發佈公告稱,VV116對比輝瑞Paxlovid早期治療輕中度COVID-19的三期臨牀試驗達到主要研究終點

6月19日公司回覆上交所問詢函回覆時候提到;公司尚需在與監管部門溝通並獲得同意後,遞交 VV116 的新藥上市申請

市場猜測君實獲批可能性小於真實,主要原因可能還是臨牀方案及結果爭議較大

第一個爭議就是君實和輝瑞藥頭對頭實驗開始是一個IIT(研究者發起)試驗,但後來改成註冊性臨牀,省去了通過遺傳辦審批的30-60天的時間

第二個爭議就是臨牀人數樣本的巨大變化,這在常規的臨牀實驗中是不被允許的

第三個主要爭議是考慮到輝瑞的P藥獲批主要終點是圍繞“重症改善率”和“預防死亡”的,P藥本身關於“輕中症改善”的數據並不好,拿VV116和P藥不好的數據做頭對頭單盲實驗,且重症和死亡率沒有公佈缺乏足夠說服力

我們看下君實生物的大股東背景,2004年3月至2006年7月間,實控人熊俊曾任國聯基金管理公司研究員及基金經理助理

2007年,熊俊與楊玉東共同出資設立上海寶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這家投資管理公司成立之後主要項目就是收購合衆醫藥的相關股權

2014年、2015年,衆合醫藥、君實生物相繼登陸新三板,隨後熊俊推動兩家合併,全新的君實生物誕生

合併合衆,香港上市,科創板上市等等一系列行雲流水的資本運作也是經濟學專業出生的董事長擅長的領域

我們再來看下目前第一梯隊的蘇州開拓藥業。

2022年4月16日公佈美國三期臨牀數據,普克魯胺可有效降低新冠患者的住院/死亡率,特別是對於服藥超過7天的全部患者,相應保護率達100%。

普克魯胺在伴有高風險因素的受試者中(特別是中高年齡組),能顯著降低住院/死亡率

普克魯胺可顯著持續降低新冠病毒載量,並改善新冠相關症狀。雖然公司發佈的數據看起來不錯,但市場認爲獲批概率不大。

主要原因之一、公司只發布了好的數據,其他數據可能p值沒有顯著性差異,公司設計的臨牀試驗沒有達到臨牀終點

第二個爭議在於總共入組數量才733人,相比輝瑞樣本量過小。

我們看下開拓大股東背景:

童友之出生於60年代的上海,父親畢業於西南聯大。從小在父親的影響下童友之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作爲恢復高考後第四批學生,順利考入北大化學系,完成了本科和研究生的學習並留校任教。

之後,童友之到美國康奈爾大學讀博士,回國後2009年創立開拓藥業。進入醫藥行業30多年,一個學者,相比前兩家明顯缺乏各種運作能力。

寫在最後:

對中國而言,疫苗+國產口服藥是放開防疫政策的底氣,作爲“抗疫工具包”的一大組成部分,國產新冠口服藥的審批正在加速,首家國產新冠藥即將出爐。相信藥監局會把藥效和安全性放在第一位來選擇,我們拭目以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