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回答標題的問題。

是的,周星馳老了!2020年6月22日星爺58歲了,能說不老麼?

從1980年出道,到現在已經40年了……

十年前,也就是2010年6月22日,周星馳摯愛的女人羅慧娟被確診胰臟癌晚期。

而今年的生日,周星馳被傳出抵押豪宅,對賭失敗,資金鍊斷裂,遭前女友于文鳳索賠7000萬等等一系列新聞。甚至於圈內也只有少數幾位好友爲星爺送上祝福。

那麼,星爺這幾年究竟經歷了什麼,才使得如今的星爺看上去似乎有些狼狽?

成名,炒樓

衆所周知,在十幾,二十年前,香港的演藝圈與黑社會一直都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1990年4月25日,香港明星劉嘉玲,被一羣黑社會綁架,被拍下了裸照。

1992年4月16日,剛剛成爲李連杰經紀人的蔡子明,在離公司不遠的地方,被兩個假扮成保安的殺手槍殺。

5月4日晚,九龍塘Take one卡拉OK,梅豔芳被介紹給電影公司老闆黃朗維,黃朗維拿出百萬支票要求梅豔芳獻唱,梅豔芳拒絕,結果被掌摑。三天後,黃朗維在醫院被槍殺。

拍《鹿鼎記》時,王晶就時常擔心着會有人混進片場,一槍殺了周星馳。

要說娛樂圈,或者拍電影給這些明星們帶來了名氣,帶來了財富,但在當時的社會中,這些表面光鮮的明星所得到的一切似乎全都在一種不安全的狀態裏,隨時可能灰飛煙滅。

那時,明星們都在極力地尋求一種安全感。而這個不會灰飛煙滅的安全感就是房子。

黃一山最近在視頻媒體上透露,或者說出面爲周星馳近期的破產傳聞澄清。他提到在1991年與周星馳一起拍攝《逃學威龍》的時候,那時周星馳就已經喜歡投資房地產,經常去看店面和豪宅,這麼多年來周星馳購買了很多店面與豪宅,身家估計沒有100億也有幾十億。

幸運的是,1991~1997這六年中,香港樓市升得特別兇猛,幾年時間大概升了四倍,以每年約25%速度增長着。在1995年最後的十八個月,樓價就升了50%。

2004年,周星馳的電影《功夫》大獲成功後,周星馳在女友于文鳳的協助下,以3.2億港元買入太平山頂的“普樂道十號豪宅天比高”地塊,並和菱電合作,獲批重建4幢天比高超級洋房,估計9.2億元,成爲普樂道最大地主。

2007年,周星馳花2.1億,買入位於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的一個商場。

天比高失守

在星爺58歲生日前夕,有香港媒體爆出,由於電影行業蕭條,周星馳因爲資金週轉問題,不得不將自己價值10億的“山頂豪宅”抵押給銀行,用於拍攝新電影。

這棟豪宅就是2004年,周星馳跟菱電集團合作以3.2億港元買下“天比高”山頂地皮,並向政府申請更改門牌號碼,重建成四幢獨立洋房,分別爲普樂道10號、12號、16號及18號。據稱,洋房樓高四層半,設有花園和泳池,還能俯瞰維多利亞港海景。

不過,其中10號、16號和18號已先後售出,合計收穫14.5億港元,周星馳只留一戶。據稱,有買家不時想購買普樂道12號,估值約11億港元,但周星馳並未割愛。

而這一次,周星馳心愛的天比高還是失守了。

對賭局

關於這次抵押天比高的原因,有媒體稱,可能是需要資金週轉,或者是與周星馳簽署的“對賭協議”有關。

2016年11月,A股上市公司新文化,以及新文化實控人楊震華控制的另一家公司Young& Young,聯合收購了周星馳創立的PREMIUM DATA ASSOCIATES LIMITED公司(簡稱PDAL)51%的股權。

收購的總對價爲13.26億元,PDAL的總估值高達26億,溢價非常高。當時PDAL成立不過兩年時間,2015年淨利潤僅35萬元,2016年1-9月淨利潤6400餘萬元,截至2016年9月末公司淨資產不過6200餘萬元。

爲了高估值,周星馳本人也給公司未來業績做了兜底承諾。2017年1月新文化披露對外投資有關公告顯示,該交易包含總額高達10.4億元的業績對賭。

周星馳爲此項交易簽下“對賭協議”,承諾2016財年、2017財年、2018財年、2019財年公司的淨利潤分別不低於1.7億元、2.21億元、2.873億元和3.617億元,利潤總承諾達10.4億元。如果公司利潤達不到承諾標準,將由周星馳自掏腰包補足差額或周星馳買回公司股份。

但是在2019年,PDAL僅實現淨利潤1.66億元,而周星馳承諾的淨利目標金額是3.6億元,相差一倍以上。PDAL 2016年淨利潤未知。而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PDAL合計實現淨利潤6.52億元,與目標金額的差額約2.2億元。

6月2日,新文化的回覆是,PDAL在業績承諾期的實際淨利潤數與淨利潤承諾數的差異情況須聘請會計師事務所出具審計報告確定,“同時受新冠疫情影響,目前相關審計工作尚未正式開始。新文化香港將盡快聘請有資質的會計師事務所開展審計工作。”

但是對於具體爲何抵押豪宅,周星馳並沒有做出正面迴應。

對賭不容易

不只是周星馳,近幾年許多影視明星或導演都開始通過創立影視公司,以高估值賣給上市公司,近年來成了明星導演、藝人們將資源快速變現的手段。同時他們也同樣接受了對賭條款。

但近幾年電影行業的蕭條也使得這些藝人的對賭之路並不好走。

華誼兄弟發佈的2018年年報顯示,華誼兄弟當年實現營業收入38.91億元,歸母淨利潤虧損10.93億元,歸母扣非淨利潤11.81億元。這是華誼兄弟自2009年A股上市以來,首次歸母淨利潤虧損。

而被華誼收購的浩瀚影視、東陽美拉的股東們,也因爲業績未達到承諾的目標,將進行業績補償。其中,馮小剛與鄭愷將兌現曾經的對賭協議,合計需補給華誼兄弟8783.69萬元。

2015年10月,華誼兄弟宣佈以7.56億元收購浙江東陽浩瀚影視娛樂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浩瀚影視”)70%的股權,根據天眼查給出的信息,當時旗下明星股東有李晨、馮紹峯、Angelababy、杜淳、陳赫、鄭愷。

浩瀚影視此前承諾,2015年淨利潤不低於9000萬元。明星股東也承諾,自2016年度起,每個年度的業績目標爲在上一個年度承諾的淨利潤目標基礎上增長15%。未達成業績目標則需以現金方式補足。

公告顯示,浩瀚影視2016年實現稅後淨利潤1.01億元,距離收購時承諾的目標“1.035億元”相差250萬元。根據公司與交易各方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浩瀚影視2018年度的業績承諾目標合計不低於1.36億元。而2018年浩瀚影視實現淨利潤1.95億元,畢竟藝人的收入來源還是比導演要多一些,因此,浩瀚影視整體結果比東陽美拉要好不少。

但也有數據顯示,雖然浩瀚影視在2018年完成了1.36億的業績目標,但是少數股東由於參與制作的項目未達到收入確認時間,因此尚不能計入本報告淨利潤,部分股東也將就此進行補償。

在收購浩瀚影視一個月後,華誼兄弟於2015年11月發佈公告稱,以10.5億元收購東陽美拉股東馮小剛、陸國強合計持有的70%股權。

根據雙方協議,馮小剛承諾東陽美拉2016年的業績目標爲稅後淨利潤不低於1億元,2017年至2020年12月31日每年度業績目標在上一年承諾的淨利潤目標基礎上增長15%,如有差額將以現金方式補足。據此計算,東陽美拉2017年業績目標爲1.15億元,2018年業績目標爲1.32億元。

回顧馮小剛近幾年的作品,2016年《我不是潘金蓮》票房4.82億元;2017年《芳華》票房14.22億元,這個票房成績若說要完成對賭協議還是有希望的,但是到了2018年,馮小剛卻未有一部執導作品上映,根據財報顯示, 2018年東陽美拉實現淨利潤6501.5萬元,遠未達到承諾的“1.32億元”業績目標,東陽美拉需要補償華誼兄弟近6700萬元現金。

要說前幾年,市場大環境呈現了一片繁榮景象,無論是項目、亦或是藝人本身,所有人賺錢的途徑以及金額都令人欣喜,藝人的酬勞也都普遍比較高,較爲有熱度的藝人更是不用擔心沒有項目接檔,因此藝人與企業簽下對賭協議,是所有人都覺得不需要爲之擔心的舉動。

但與此同時,電影市場也是一番亂象,各種各樣的項目層出不窮,許多重點項目票房破10億、20億更是很多人看來,早已稀疏平常的成績,因此大家對電影項目的收益預期也逐漸增高。

而2018年下半年,行業各種亂象面臨整頓,許多不合要求的項目或中斷、或不再開啓,當供大於求的時候,競爭就顯得越發的嚴峻,而也就在這時,限制天價片酬的條例發佈,令不少參與對賭的明星漸漸陷入了捉襟見肘的境況。

從之前繁榮時期的高期待,到之後出現的電影消費市場升級與行業整頓。在這個市場上賺錢已經變得沒有那麼容易。

隨之而來的就是藝人的對賭協議無法兌現,由此不得不走到業績補償這一步。不只是星爺在經歷這場時代的變革,同時在經歷這場變革的還有我們每一個人。

“我早就過氣了”

57歲時,周星馳的電影《新喜劇之王》上映,票房慘淡,面對採訪,周星馳只淡淡說:“我早就過氣了”。

其實近幾年,周星馳名下的電影公司卻業績平平。除了PDAL公司之外,周星馳還擁有港股上市公司比高集團,主業也是電影製作。這家公司過去十年只有2013年盈利,其餘時間都在虧損,10年間的虧損總額近6億元。

雖然周星馳自己這樣嘲諷自己,但是對於外界關於他“江郎才盡”或是其他任何的傳聞周星馳向來都不予理會。

其實“周星馳”這三個字已經不單單是某個演員或者導演的名字這麼簡單了,他代表的是一個時代。

在那個時代中小人物的生活與所思所想,周星馳電影中的愛恨情仇都在用一種深邃而詼諧的方式表達着。

而如今,互聯網橫行,淺層娛樂爲人們帶來的愉悅感已經很難讓人們在回到周星馳電影的那個時代,那個心境了。

這就像是,曾經那些抗日英雄或許放在如今這個時代並沒有用武之地一般。但是,他們依然是英雄,依然值得尊重與敬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