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年的美國癌症研究協會(AACR)年會上,Keith Taggart分享了他的親身經歷——他是如何從癌症手中逃過一劫。這一切,都要歸功於一款新藥的臨牀試驗。

晚期癌症,死期將至,他幸運活了下來

俄克拉荷馬城的Keith Taggart是一名律師,2014年10月份,他發現自己的臉上長了一個豌豆大小的腫塊,醫生最初讓他不要擔心,說可能是一種良性的皮脂瘤,然而7天之後,病理結果出來了,醫生通知他是癌症。

不過當時他還沒有慌亂無措,外科醫生告訴他:只要進行切除手術,然後再配合一定的放療,就可以治癒了。他聽從了醫生的治療建議,然而放療還沒有結束,臉上又出現新的腫塊,沒辦法,只得再進行切除手術。二次手術之後,Keith另一側的臉上也出現了腫塊,就這樣,他在一年的時間內做了四次手術。

等到腫瘤再次長出來後,他受不了了,於是前往著名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求醫。

可他發現,這裏的治療方式也沒什麼特別之處,醫生同樣安排了手術和放療。到了2016年底,他的病情開始急速的惡化,檢查顯示癌細胞已經完全吞噬了他的肝臟、肺部以及腎臟,醫生建議他可以繼續化療,剩餘壽命大約一個多月。

Keith Taggart崩潰了。

新藥物讓Keith看到奇蹟,僅四天病竈迅速縮小!

然而天無絕人之路,恰好此時,醫生髮現他的腫瘤基因測序符合正在進行臨牀試驗的一種新藥。

反正死亡已經臨近,有什麼不能參加的呢?他立刻答應試驗邀請了。

入組之後,他開始每天服用靶向藥拉羅替尼,這是一種還未上市,而處於臨牀試驗階段的新型靶向藥。服藥4天之後,他頸部、胸部以及臉上的腫塊就縮小了,一個月後的CT掃描,他身上的腫瘤幾乎全部消失,這說明該藥對於他,產生了異常良好的效果。

如今,Keith Taggart完好如初,他的體內再沒有腫瘤,而且他還在繼續服用藥物拉羅替尼。

明星藥“拉羅替尼”,到底有多神話?

靶向藥物的研製一直在推進,而拉羅替尼就是其中的一種藥物。

該藥在2018年11月的時候,已經在美國被批准上市,主要用於治療攜帶 NTRK 基因融合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實體瘤的成人和兒童患者。和以往靶向藥最大的不同之處就在於,以前的靶向藥是針對癌症種類治療的,而該藥則可以針對所有的癌症種類,只要患者身上具有NTRK 基因融合特性,那就可以使用該藥進行治療。

此前,《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曾發表了該藥在臨牀試驗治療效果,在年齡4個月到76歲的患者中間,所針對的17種癌症總體的有效率高達75%。所以,無論是從應對的癌症種類以及治療效果方面,拉羅替尼的整體療效還是不錯的。

患者福音:國內臨牀試驗開始

不限癌症種類,而且有效率可以達到75%,這對於癌症患者來說是好的消息。但是該藥只在美國上市,國內關於該藥的臨牀試驗,在今年四月份的時候開始進行招募了。

目前國內開展的兩項試驗,針對的是成人實體瘤和兒童實體瘤,而且患者的身上要具備NTRK 基因融合特性,纔有加入試驗的資格。對於大多數的癌症患者來說,要病情符合纔有可能帶來奇蹟和希望。

總的來說,新型的靶向藥物每年都不斷在推出,而新藥的臨牀試驗也在各地不斷進行。對於癌症患者來說,抱有希望,諮詢一些醫院的臨牀試驗進程,沒準就可以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參考資料:

[1]《“廣譜”抗癌神藥已在美國上市,拜耳公司剛剛這樣迴應》 第一財經 2018.11.28

[2]《一粒中國抗癌新藥的誕生》 **** 2019.12.2

[3]《有患者曾停藥“求死” 抗癌藥納入醫保目錄意味什麼》 工人日報 2020.1.8

未經作者允許授權,禁止轉載

本文爲***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