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南京的陳女士向澎湃質量報告投訴平臺(https://tousu.thepaper.cn)反映,2022年1月9日,她通過順豐速遞公司,將一個總價值1200多元的快遞包裹從江蘇南京市寄往常州市的一家洗衣店。然而,物流狀態顯示快件發往南京城南中轉場後,至今未更新任何物流信息。

陳女士的快件1月9日自營業點發出後再無更新

陳女士稱,她曾多次與順豐快遞溝通,要求賠償,但順豐客服稱未在寄件時購買保價服務,最終回覆只願賠付500元。

陳女士寄出包裹內的物品購買記錄 受訪者供圖

近日,順豐客服就此事迴應澎湃新聞稱,若消費者對公司的理賠方案不滿意,還會繼續由公司的理賠負責人員聯繫消費者,再次協商。之後,陳女士告知澎湃新聞,順豐工作人員聯繫她並同意全額賠付。

消費者投訴:

陳女士稱,她2022年1月8日通過美團在常州某洗衣店訂購了洗衣業務,1月9日通過順豐速遞公司,將自己的一件價值299元的羊絨大衣、一件415元的羽絨服和一雙489元的鞋子從江蘇南京市寄往常州市的一家洗衣店。

然而,自1月9日物流狀態顯示快件發往南京城南中轉場後,物流信息再無更新。陳女士說,她發現後,1月10日首次主動聯繫順豐速遞,順豐工作人員表示她在寄出快件時,未購買保價服務,只能賠償運費的七倍,她表示拒絕。

陳女士稱,1月15日順豐速遞的工作人員再次聯繫她,提出了500元的賠償方案。順豐工作人員稱,若她對賠償方案不滿,只能自己想辦法解決。陳女士認爲對方態度十分惡劣。

“維權實在困難,我也在其他平臺進行了投訴,均未收到迴應。”陳女士說,自1月15日順豐提出500元理賠方案後,再無任何理賠專員聯繫她,她無奈之下向澎湃質量報告投訴平臺投訴。

企業迴應:

1月17日,澎湃新聞就此事聯繫了順豐快遞,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公司之前提出兩個賠付方案,均由於陳女士寄出快遞時未購買保價,所以無法全額理賠。若消費者不滿意該解決方案,還會委派理賠專員聯繫消費者再次協商。

上述工作人員稱,關於陳女士的快件賠償方案目前還處於前期與客戶溝通階段。公司關於客戶金額賠付的問題並不是進行一輪定損就會完成的,而是會有特定的理賠人員去進行多輪評估,並與客戶協商賠償事宜。

當日下午,陳女士告知澎湃新聞,順豐工作人員聯繫她並同意全額賠付,“我對處理結果很滿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