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答:陰間刑罰種類非常多,比人世間殘忍嚴酷百倍,以現在人看,一定會認爲陰間刑罰非常殘酷。問:我們一天之中,一生之內,念起念滅不知道有多少,是善是惡即使自己也不能全都記得,陰間官吏記錄人的功過,纖毫必錄,怎麼就不嫌麻煩呢。

鬼神之說,真的是個聊不通又想聊通的話題。

信和不信的人聊這個估計就和文盲和一個物理學家聊電流這個事差不多。

但是電流電壓看不見,你卻能看電視。

而鬼神之說,也許很多人有經歷,但是無法記錄或者隨時可見,並且不可證,以致於我們的主題思想是不支持這類的。

最近找資料的過程中,忽然看到《幽冥問答錄》。

細細讀下來,覺得十分值得推薦給大家,內容較多,放幾段文章節選,相信大家讀後也會對人生對生活有新的看法。

至於真假,答案在每個人心裏吧。

資料:《幽冥問答錄》是清末民初的時候,一位名叫黎澍的法律界名人,他在十九歲時整理的。

話說清末民初之時,有一位名叫黎澍的法律界名人,他在年約十九歲時,於某夜睡夢中,見一人前來找他,說有事相請,他看來人非常禮貌恭敬,於是就隨口答應了,之後來人也就告辭。

過了四、五天,原先夢到的人又在黎先生睡夢中出現,且用馬車接他前去一公堂(後來知道是地府)開始升堂審問罪犯,從此這位黎先生就在每天午後或晚間睡夢中進入地府幹了四、五年的冥判(就是陰間的法官,現在電視連續劇正在上演的包青天也是冥判轉世,所以包公日能理陽,夜能斷陰)。

他的朋友爲了利益世道人心,向他詳細詢問了陰間的種種,並彙集成了《幽冥問答錄》一書。

1

問:先生早年曾經作過陰間的判官,是不是

答:是的。世間的人聽到這些事都很好奇,可是在我看來,都是些平常的事情,沒什麼好奇怪的。

問: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

答:是光緒庚子(一九)年間發生的事,當時我十九歲。

問:您所擔任的是什麼職務,屬誰管轄,有幾個職員?

答:屬東嶽大帝管轄,可是我一直都沒見到東嶽大帝,僅僅在判案後將結果上報而已。我當時擔任分庭庭長,另有陪審員四人,其他辦事的小鬼很多,不計其數

問:您擔任陰間判官多長時間,每天都去嗎?管轄哪些地方?

答:前後四五年,每天都去,管轄華北五省

問:陰間爲什麼請您做判官?

答:我也曾經託同事問其原因,據說:我幾世前曾經作過陰間的判官,宿世的因緣所牽引,所以這世又作了陰間的判官。

問:陰間判官有工資嗎?

答:有。但是對人毫無用處,所以我沒有領取。

問:陰曹地府有法律嗎?先生沒有學習過陰間的法律怎麼能判斷無誤呢?

答:好像沒有看到有什麼規定、法律,只是根據案情進行判決,自能掌握案件的關鍵處,根本不需要經過考慮。

問:您所管的是哪些案件?

答:我管的是人死後十個月以內的善惡案件,超過這個時間的就屬於其他人管了。

2

問:人死以後,他的神志是迷迷糊糊彷佛在夢中,還是清醒如平時?

答:像平時一樣清醒。

問:人在斷氣的時候,靈魂脫離肉體,這時有沒有痛苦呢?

答:人在死的時候,大多都有疾病,靈魂離開身體,就像是開門出了房子外面一樣,本來沒有什麼困難,回想以前在病牀上的痛苦,反而現在感覺得到解脫。有的人因爲牽掛自己的妻子兒女,或者是留戀自己生前的財產,心中執着不捨,氣息殘存不斷絕,靈魂因此不容易脫離身體,這個時候是最痛苦的了。如果一個人在生時,養成對世間一切看得淡泊,對於妻子兒女、錢財名利,沒有貪戀的心念,這樣的人,他的靈魂離開身體,就像是脫衣服一樣輕鬆,絲毫不用費力

問:陰間也有喝水喫飯這些事嗎?

答:有。但不許我喝水喫飯。

問:陽世人們祭祀所供養的飲食,鬼神能不能夠受用呢?

答:可以的。但只不過是聞一聞它的氣味,不是真的把東西吃了。例如在夏天的時候,同樣的兩碗食物,一碗用來供鬼神,一碗沒有供鬼神,已經供過鬼神的,一定比沒有供過的要先腐壞,就是因爲供過鬼神的那一碗的氣,已經被鬼神攝走了。

3

問:陰間也有唸佛修行的嗎?唸佛和讀誦經典既然有這麼殊勝的功德,爲什麼陰間的鬼不趕快唸佛誦經以求超升呢?若有鬼不知道怎麼唸佛誦經,爲什麼它不去仿效人間的唸誦方式呢?

答:一到陰間做鬼,神智就被自己的業力障礙住了,當然就不知道要念佛和讀誦經典;即使我們唸佛誦經,它們也看不到、聽不見。因此我們修行一定要趁自己未斷氣之前,死後再要修行就難了。

問:陰間審判犯罪應負的刑責,有沒有錯誤的情形?

答:不會。陰曹地府對於犯人的罪狀都早有精確謹慎的調查,證據確鑿,因此審判非常的公允,從來沒有審判錯誤的事。

問:陰間既然沒有成文法律,那麼罪輕罪重,如何衡量?

答:這要看他犯罪的動機和所產生的結果,衡量情節、依據道理來判定罪刑輕重。現在用盜竊來作比喻,如果盜竊的人是迫於生計,不是將盜竊的錢財亂用;或者被盜竊的是一個富人,盜竊數量不大,對於富人的生計並沒有影響,富人對這些錢財也不是很痛惜;又或者所盜竊的是將要花在喫喝嫖賭等不正當地方的錢財,那麼盜竊的罪就比較輕。萬一富人被盜竊,使奴婢僕人受到責罰,以致奴僕氣憤自殺;或是貧窮人買米買藥的錢,因爲失竊而導致餓死或病死;或被盜之人被迫與竊賊發生打鬥,導致殺人害命,那麼案情就非常嚴重,不能以尋常盜竊案來對待了

問:我們一天之中,一生之內,念起念滅不知道有多少,是善是惡即使自己也不能全都記得,陰間官吏記錄人的功過,纖毫必錄,怎麼就不嫌麻煩呢?

答:人的思想,念起念滅,做過就忘了,像空中的鳥飛過的痕跡,水面的泡沫,影響不大的,那麼陰曹也不予記載。如果一心專注,念念不忘,雖然沒有付諸行動,也是有功過被記錄的;如果由想法付諸行動,那麼功過就更加明顯了。

4

問:被刀殺害和其他慘死的鬼魂,身首不全,他們的靈魂和平常病死的鬼有什麼差別嗎?

答:他們的靈魂身首是完整的,和普通的鬼沒有差別,只是臉面讓人感覺稍微模糊,並且受傷的部位帶有血跡,而且容貌悲傷悽慘,像是很痛苦的模樣

問:鬼也有滅亡消失的時候嗎?

答:有。我所見過年代最久的鬼,大概遠至宋、元朝爲止,至於唐代以前的鬼絕對沒有見過。可能是因爲年代太過久遠,早就消失滅絕了;除非成佛,否則不能夠萬古長存啊!

問:人從年幼到年老容貌是逐漸變化的,鬼的容貌是否也逐年衰老呢?

答:鬼的容貌和他病死的時候一樣,好像不會因爲年歲漸長而衰老。

5

問:人的善惡,鬼神怎麼能全都清楚,並且完整紀錄呢?

答:鬼神能看見人見不到的東西,聽見人聽不到的聲音,人的種種思想行爲,鬼神全都能一目瞭然,毫無遺漏的記錄下來。另外鬼神能透過看人頭頂上紅黃白黑等光,而知道這個人行爲思想的善惡。

問:犯罪的鬼也有狡辯的嗎?

答:非常多,犯罪的鬼對他所犯的罪也一定極力狡辯,等到出示確鑿的證據,才低頭認罪。我曾經審判一個鬼,作惡多端,這個人生前表面修善,暗地裏造惡,對他所犯的罪,極力否認。我看他罪案堆積如山,證據確鑿,想立即判刑,沒想到這個鬼忽然口誦《金剛經》,左右陪審者看到他頭頂上出現紅光,急忙請我停止審判。我懷疑左右收受賄賂徇私,仍然準備判刑,可是那個鬼不斷的誦經,左右極力請我肅立。我說:「我身爲判官,怎麼能向罪犯肅立?」左右說:「不是這個意思。這個鬼頭頂上現出佛光,審訊他就是褻瀆不敬,不如停審。」我當時見他們垂手肅立,看起來非常恭敬,因此問他們:「此案如何辦理?他們說:「不如判他投生人胎幾次,使他不能憶念《金剛經》的時候,再判他罪。」我說:「讓他投生人胎,那豈不是便宜他了?並且投胎幾次,那麼受苦報就要在幾百年以後,豈不就延後了他的受報?」左右說:「讓他投生爲剛出生就死了的胎兒,幾年就有幾世了,因爲他造業有造業的果報,誦經有誦經的功德,二者都不能隨便消除,將來分別受報,不會有絲毫差錯。」我於是同意了。

問:陰間刑罰有多少種類?

答:陰間刑罰種類非常多,比人世間殘忍嚴酷百倍,以現在人看,一定會認爲陰間刑罰非常殘酷。

然而從我所經歷的來看,人類寧可在人世間受刑,切不可在陰間受刑。人世間受刑,受刑完了就結束了,陰間則受刑後還要再受刑,譬如在人世間殺害十條人命,受罪只不過死一次,陰間則必須用刑十次,刑滿後再判他轉生十世,全是被人殺死;至於鋸解、碓磨、刀山、油鍋等刑罰,全是真有的,造惡的果報,是如此的可怕。

......節選

大家感興趣的話也可以找來讀一讀。

相關文章